-

經曆了那麼多年的交手,上官侯爵大致對納蘭幽夢這個人有了一定的認識,在他的理念中,這個女人就是那種氣勢很足,嘴巴狠毒,心眼卻很實的人。

這樣的人看似滿身都是刺,可是那內心比誰都柔軟,隻要你能夠打破她身上的殼,取得她的信任,她便是一定掏心掏肺地待你好,絕不會與你耍什麼心機的主。

上官侯爵很是瞭解納蘭幽夢這一類人的秉性,隻是……該如何打動對方卻是一個世紀難題。

有些人是自來熟,見到誰便是一副笑臉相迎的模樣,與誰都能夠打成一片,稱兄道弟,互通利益,嘴上闡述的情義,卻是比誰都務實,也是比誰都冷漠,這一類人屬於人際交往中的快熱型的人格,這樣的人在權族比比皆是,包括連同自己就是這樣的一類人。

而納蘭幽夢則是與自己完全背道而馳的一類人,她們看似高冷傲慢,神聖不可侵犯,任誰與其交流都會有種高不可攀,難以親近的感覺,而這種人則是不輕易交心,一旦交心就會踏踏實實對你好,甚至可以為了兩肋插刀,犧牲了自己的性命,這一種人就屬於慢熱型的人格,通常這一類人的心氣很高,對人總是用挑剔的眼光去對待,一般人入不了她的法眼,但是一旦入了她的法眼,便是真誠待之。

也就是說,納蘭幽夢與上官侯爵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物種,他們為人處世,接人待物,看待問題的方式方法完全背道而馳。

而就是這樣的兩個本該完全冇有交集的兩個人,卻因為兩國之間的矛盾漸漸地聯絡到了一起,開始對對方的態度有所改觀了。

尤其是當上官侯爵聽說了納蘭幽夢就是自己曾經的夢中情人,那封存在內心深處多年的情感瞬時間被啟用了。

自打聽說納蘭雨落包庇的結果,上官侯爵其實心已死,他知道那納蘭雨落根本冇有死,可是她竟然為了武明道放棄了自己一生的錦繡前程,心甘情願做那個支撐武明道身後的女人,他就知道自己是輸了,輸得徹徹底底……

在納蘭雨落隱姓埋名之後,上官侯爵一度消沉過,他不甘心,企圖用東蒼的實力向武明道施壓,讓其交出納蘭雨落,而武明道也是一個狠人,竟是為了一個女人選擇了自己最討厭的活法,寧願用權利和地位來束縛自己的一生,也絕不放手納蘭雨落。

惦記了一輩子的女人,竟然是一個誤會了,這樣可笑又可悲的情景,對於上官侯爵來說,讓他久久不能釋懷。

他想過若是自己的心已死,這輩子不婚不娶又如何呢?最起碼自己不會委屈了自己的情感,不會為了周全一個女人而讓自己變得狼狽。

若得不到這世間最好的情感,他上官侯爵寧願放棄天下的女人,對於感情而言,上官侯爵一直秉承的是寧缺毋濫。

而曾經已經死了心的情愛,卻在得知當年的真相之後,上官侯爵那如死灰一般沉寂的心突然跳動了起來。

明明自己最喜歡的人就在眼前,而自己為何卻看不到對方的存在呢?

想到這裡,上官侯爵不知道自己已經有些走火入魔,癡迷地看著納蘭幽夢傻笑。

到此,納蘭幽夢已然受不了上官侯爵這般傻眼,便是周緊眉頭冇好氣地說道:“龍王陛下怎麼又是這樣一副表情呢?本尊臉上是長了什麼奇怪東西?你總是這樣看著本尊,讓本尊十分不自在。”

到此,上官侯爵一愣,這才緩緩回過神來,他眼神恍惚一閃,這才乾咳了兩聲,稍稍調整了一下心情說道:“至尊是從何時起變了容顏呢?從前你姐姐在的時候,孤王似乎冇怎麼注意過你的存在,而當孤王正視你存在的時候,你已經是這南湘新的主人了……那個時候的你,好像就變了模樣。而且,孤王依稀地記得,你之前並不是叫納蘭幽夢,若是……孤王冇有記錯的話,還是天門子弟時候的至尊,名為靈遙……對嗎?”

聽到這,納蘭幽夢眼神恍惚一驚,她冇有想到那個時候是小透明的自己,竟然還讓這龍王陛下有所影響,這倒是挺出乎自己意料的。

“是啊,有姐姐在的時候,她的形象實在是太過耀眼,但凡她出席的場合,所有人的目光無疑都集中在她的身上,而與她相比的話……本尊就顯得不起眼了……”

“嗬嗬~這也就是奇了怪了,明明是雙生子,兩個姐妹都是長著一樣的臉,若是在外的話,你們是雙生子應該讓人印象更為深刻,隻是……為何眾人隻記得你姐姐的形象,而甚少有人注意到了至尊您呢?這個結果倒是挺奇怪的,是你姐姐刻意為之呢?還是你刻意為之呢?”

到此,納蘭幽夢失神地抿了抿嘴巴,她頓時陷入深思之中,這個問題她其實很早就清楚了,隻是人前她不願多提及罷了。

而上官侯爵眼看納蘭幽夢不言語,便是憑著自己的猜想,繼續言說著——

“讓孤王猜一猜你們姐妹之間的關係如何?其實,你們姐妹倆的關係也不是像外人看起來那麼的和諧對嗎?為了能夠出人頭地,你姐姐各方麵壓製你,為得就是能夠獨占鼇頭,成為這南湘唯一的主人,而至尊您呢?卻是顧念著你們姐妹的情義,不願與自己的姐姐翻臉,所想你們姐妹是一根心,一榮俱榮一損俱損,日久天長,你也就習慣了你姐姐那霸道的個性,自己也變得隱忍起來……”

上官侯爵的思維方式永遠停留在權族兄弟之間的權鬥之間,至於那所謂的真情實感的姐妹情,是他這種人根本想象不到的。

聽到這樣一番解析後,納蘭幽夢頓時覺得有些哭笑不得,而她卻是那種不喜言笑之人,她冷漠地睨了上官侯爵一眼,便是冷冷說道:“大概是要讓龍王陛下失望了,本尊與姐姐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像龍王陛下想象中的那麼糟糕。相反,姐姐在世時總是諸多為靈遙我考慮,事事都是她擋在前頭,將我保護非常好,而她呢?卻是一個人獨膽了所有的苦難……所謂長姐如母,就是這麼一個意思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