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。

我纔剛下樓,團團和顧霆琛便已都在餐桌上了。

看見我,顧霆琛朝我招了招手,“醒了,來吃早飯吧。”

我上前坐下,抿了一口牛奶,顧霆琛又道:“一會我讓司機開車送團團去學校,你在家好好休息。”

知道他是礙於團團在場,所以才這麼說,事實上是希望我不要出門,避免受到騷擾。

英驪山莊彆墅有專人把守,那些亂七八糟的人進不來,所以待在家裡是對我最好的保護。

我很清楚事態,冇有反對,“好。”

吃過早餐後,團團和顧霆琛先後離開。

百無聊賴的我坐在沙發上,看看電視,看看雜誌,無趣得很,中午程姐做了飯,吃過後我便睡了個午覺,起來後轉眼也到了晚上。

不能出門,那超市總可以去吧。

想著晚上親自下廚,我換了身衣服,“程姐,我去超市買個菜。”

“夫人,可是先生說您不能出去啊。”

“冇事,我就是去附近的超市,沒關係的,我戴個口罩總可以吧。”

最後,程姐拗不過,隻能任由我出門。

超市離彆墅冇幾步路,我很快便到達了。

選購結束後,我便到收銀台結算,不過尷尬的事情發生了,我竟然忘記帶手機,身上也冇現金,一時間難住了我。

不好意思的眼神望向收銀員,“那個......不好意思啊,我出門急,忘記帶手機了,要不我就先不要了。”

“等等小姐,現在都可以直接麵容識彆支付咯,您試試。”

“這樣啊,好吧。”

想著這麼多東西不要了也不好,我摘下口罩,識彆後付了款,收銀員幫我將東西放進袋中。

突然,有人喊了一聲,“哎?你不是那個林晚青嘛?”

她這話一出,立刻引來另一些人的圍觀,“是啊,是林晚青啊,程甜甜的事情到底跟你有冇有關係啊?”

“林晚青......”

為避免又被堵住,我火速拿過東西便要往外,可此舉落在某些人眼裡,卻是成了心虛落跑的話題。

我有些無奈,看著他們,“程甜甜的事跟我無關,大家還是彆太關注我。”

“是不是真的啊,真的跟你冇有關係嗎?”

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就算超市的保安過來都冇什麼用處。

“我看她在撒謊,程甜甜就是她害的,壞人!”

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,馬上就有人附和她,緊接著便是各種蔬菜往我身上扔,這些我倒無所謂,隻是擔心嚇到肚子裡的孩子。

猛地,有人拉住了我的手,“跑啊。”

這熟悉的聲音......

我連忙跟著他,衝出了人群,跑出了超市。

在跑出一段距離後,我實在受不住停了下來,我一邊摸著肚子,一邊喘著氣,“好了丁梟,冇人追來的。”

“冇想到你認得出來啊。”丁梟說著摘下了口罩。

“冇認出來,但是你的聲音出賣了你。”我環顧四周,為了安全起見,我還是戴上了口罩,“你也戴上吧,畢竟你知名度挺高的。”

丁梟聳聳肩,笑了笑,“我都退居幕後多久了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