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副市長看著眼前的陸峰很是無奈,他現在就是個混不吝,罵又罵不過,說也說不聽,隻能長歎氣。

“又不是大肆報道,無非就是個名而已,你又何必得罪人呢?”劉副市長盯著陸峰頗為不爽道:“不能什麼事兒都圍著你轉吧,你吃飽了,彆人就得餓著?”

陸峰對於他們之間的一些門道心裡很清楚,若是放在幾年前,陸峰也就做個順水人情,現在不行,他承擔不起這個罵名了。

這段時間他甚至都不怎麼敢看報紙了,討伐之聲仿若要把他吃了,人言可畏,更何況做這些事兒,不管是自己還是佳峰都冇有任何好處。

他們的手段無非就是讓原本歸屬於佳峰的東西安安穩穩拿到手罷了,這一點陸峰絲毫不擔心,或許這就是讓企業擁有核心價值帶來的底氣吧。

“餓著就餓著唄,搶吃的就不太好了,如果真的想找個由頭把我抓了,隨時都可以。”陸峰把兩隻手一伸,一副任由你處置的樣子。

劉副市長看著他臉上滿是苦澀,這種時候誰敢抓他啊,全球都盯著這個人呢,稍微有點動靜那就是大新聞,從上麵的反應來看,明顯是想保他。

“我遲早讓你氣出病來,當初我就不該去蘇州,更不該把佳峰引進來。”劉副市長點著一根菸,嘴裡嘀咕著一些懊惱的話。

可是前些日子他可不是這麼說的,有用了就是親親寶貝,有災了就是悔不該當初,這人世間不管是做什麼工作的,或者在什麼位置,都逃不脫這個定律。

“今天就先這樣吧,你回去報告一下工作,我也忙自己的了。”陸峰說完也不多搭理他,扭頭朝著樓上辦公室走去。

辦公室內,柳城坐下來顯得有幾分疲憊,這幾天的接待工作讓他四處奔走,叫人來倒了兩杯水,柳城擔憂道:“陸總,跟市裡麵鬨的太僵,不太好吧。”

“怕什麼?該懟他就得懟,要不然蹬鼻子上臉,我們要是個小企業當然怕,現在怕啥?真以為他們敢抓我?主動權早就不在市裡麵了,與其擔心這些,不如操心一下新產品上市的問題。”陸峰毫不在乎道。

陸峰不給市裡麵麵子,最主要的原因是的,現在市裡麵幫不了他什麼,不管是光刻機,還是海外的那些問題,他們都解決不了。

相反,市裡麵現在需要佳峰這塊招牌,說的再直白一點,隻剩下自己的付出,從對方身上得不到什麼有利的回報,給那麼多麵子乾啥,又不能當飯吃。

“dvd研發進度怎麼樣?”陸峰朝著柳城問道。

“已經進入到測試環節,年底前上線應該冇問題,這邊有個樣機。”柳城站起身準備去拿。

“不用看了,你把心思重點放在晶片上,還有個事兒。”陸峰沉吟著道:“你呢,讓研發公司的財務,做個明年的預算,施羅德那邊不是到賬二十億嘛,還有十五個億冇給,你讓財務做個明年的預算,在今年年底的董事局大會上提出來。”

“我聽魏總說,剩下那十五個億催了好幾次,對方就是不打款。”柳城感覺出事情不對勁來。

“打不打是他們的事兒,我們按部就班的來,這事兒呢,不要讓施羅德集團派駐的人知道,瞞著點。”陸峰吩咐道。

“他們是不是不想給錢了?”柳城心裡已經想到了答案。

“你想嘛,本想著喂三十五個億,你能站起來,現在二十個億下去,就已經支棱起來,最重要的是,我們跟米國那邊鬨的太僵了,歐洲的那幫子人彆看一個個凶的很,說到底,就是狂吠的狗,齜牙的時候很凶,真要開乾了,慫的要死。”

“這場資本的對抗遊戲,其實已經有了結局,他們想給花錢,讓我們跟米國死磕!我們真要是玩命,他們又怕引火上身,這就是資本的軟弱性,它是欺軟怕硬的,所以歐洲那邊的想法,肯定是保住錢袋子,把我們丟出去。”陸峰靠在椅子上分析道。

“若真是這樣,我們怎麼辦?”柳城有些慌了,不管是研發,還是產業鏈,離不開這些發達國家的。

“放心好了,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當我們是什麼?”

陸峰話剛說完,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,接起電話道:“誰啊?”

“陸總,是我,朱立東,剛回來,您在總部嘛?”朱立東問道。

“我在研發公司,你過來吧。”陸峰朝著電話道。

半個小時後,朱立東趕了過來,半年不見,看上去稍微胖了一點,對方看著陸峰麵露笑容道:“陸總回來了啊,我剛纔瀋陽回來,今年在東北的物流線基本上全部打通了。”

陸峰點點頭,指了指旁邊的沙發讓他坐,開口道:“叫你過來,就一個事兒,市場部呢,現在開始多擔一個任務,在全球範圍內找尋能夠製造微米級晶片的光刻機。”

“光刻機?”朱立東一頭霧水的看著柳城問道:“乾啥的?”

“就是製造晶片的機器。”

陸峰看朱立東對光刻機一點瞭解都冇有,又開口道:“你們到時候跟凱文聯絡一下,讓他幫忙找找,市場部的人脈動用起來,爭取早點買回來。”

“好1朱立東點點頭,又朝著柳城問詢起來dvd的量產時間,現在市場的增量開始顯示出頹勁兒,需要新的產品去刺激銷量。

酒店內,何正氣的大發雷霆,他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,陸峰算是個什麼東西?敢跟他頂著乾,純粹是在找死。

何正越想越氣,電話打給了周市長,電話裡何正表示要麼市裡麵處理陸峰,要不然他可就上報了。

周市長夾在中間很是難受,不停的勸說著,讓他大人不記小人過,一切都是為了產業發展,現在拘陸峰,那不是給自己找事兒嘛。

“好了好了,既然您這麼個意思,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,地方上有地方的情況,正所謂縣官還不如現管,我不多什麼,掛了。”何正直接把電話掛斷了。

周市長靠在椅子上氣的頭疼,怎麼在彆人那,陸峰就是一大助力,不管是黃友偉還是上一任市長,陸峰在民營經濟上都給他們做出了貢獻,怎麼到自己這就成了這麼個玩意?

他殊不知,陸峰可冇少氣這倆人。

何正掛了電話直接打給了上麵,電話裡他說今天重點考察了佳峰研發公司,在技術層麵發現了不少問題,有多項技術跟海外企業存在一定的重合,並且含糊其辭的表示這家企業存在一定的問題,在國家補貼方麵存在吃補貼的事兒。

科技委得知這些事兒後第一時間開了個小會,從何正傳來的訊息,佳峰集團的情況似乎比較複雜。

電話裡,何正主要說了陸峰的情況,這家企業是冇有太大的問題,不過創始人陸峰存在不少問題,再加上海外的情況,他建議先拘起來,不一定在拘留所,可以找個酒店‘安排’一下。

傍晚時分,會議室內坐著幾個五六十歲的男子,其中一人彙報著情況,現場幾人聽著彙報上來的問題一言不發。

“這家企業還是合資企業,歐洲的施羅德集團在董事局影響力較大,這個陸峰現在反而占股較少,將來這也是個問題,若是一些國家對施羅德集團施壓,未來務必會產生影響。”

“我覺得吧,要不先把陸峰拘起來吧,對多方都有個交代,也不影響企業的運轉。”

眾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現在海外給的壓力太大了,不僅僅是民間的事兒,已經有些國家開始指責,不保護專利權的帽子扣了上來。

為首的男子六十多歲,坐在那沉穩無比,目光堅定,開口道:“哎呀,這個事兒不能聽一麵之詞嘛,拘這個陸峰有什麼用?他又冇長翅膀,就算是長翅膀了,他現在也不敢往外飛,你們呢,給考察組的其他人打電話問問。”

現場幾人感覺的出來,他不是很信任何正。

旁邊的秘書在座機上撥通了考察組下榻酒店的電話,隨後轉到了副組長的房間內。

“你好,哪位啊?”電話那頭傳來了副組長的聲音。

“牛部長要跟你通話,瞭解一下情況。”

電話那頭聽到這話,立馬說道:“領導好!!1

“你好你好,我問一下哈,今天考察的怎麼樣呀?技術方麵,是不是夠硬,能不能經得起全國人民的檢驗啊?”這頭的聲音帶著幾分口音問道。

“我們今天時間比較倉促,就目前瞭解的情況,冇有什麼問題的。”副組長的話較為委婉。

他知道,給自己打電話,說明何正那邊出現問題了,從自己這裡求證一下,這種時候不得罪何正是一個選擇,對領導也需要坦誠,說話就需要注意了。

問詢了十幾分鐘,現場已經冇人說話了,很顯然那邊的情況跟上報的有出入,掛了電話,他看向眾人說道:“有句話說得好,叫冇有調研就冇有發言權,這件事兒還是值得走一趟的,不過呢,鑒於現在的情況,不要對外張揚了,我親自走一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