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當即黑了臉,這孫媳婦還冇過門,老祖母就已經站隊嫌棄孫子了。

老太太這性子,怎麼說呢?有了孫子,從此看兒子怎麼看怎麼不順眼;有了孫媳婦,孫子立刻就成渣渣了?敢情是“舊人不如新人”,真應了那個成語:“喜新厭舊”。

他微微抬了下巴:“一句話:一年之內,我把魏紫娶進門。您把婚書給我。”

風老夫人問:“要是做不到呢?”

風澹淵勾唇,自信滿滿:“您這是瞧不起我?若是做不到,以後您怎麼說,我便怎麼做!”

風老夫人爽快交出婚書:“成交!”

等風澹淵拿著婚書揚長而去,風老夫人才跳了腳:她怎麼就信了他的話!口說無憑啊,到時候他抵死不認這事,那這婚書不就白交了嗎?

應該白紙黑字,再讓他簽字畫押的!她大意了。

大孫子她是抓不著人的,隻能將就找三孫子推波助瀾一把,用行動告訴魏紫:他們燕王府是很和氣、很歡迎她加入的。

於是纔有了今日邀魏紫吃飯一事。

待風澹寧帶著魏紫一到,風老夫人便迎了出去,熱情得把魏紫嚇了一跳。

“見過老夫人。”魏紫恭敬行禮。

“免了免了,來來來,咱們進屋說話去。”風老夫人拉了魏紫的手,就把她往屋裡帶。

看得風為歡睜大了眼睛,滿臉寫著“八卦”二字,也驚得武威郡主不可思議地盯著魏紫,猜著這不顯山露水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?

魏紫尷尬極了,卻也隻能由著風老夫人去。

等進了屋,風老夫人似乎才意識到還多來了兩個人:“為歡也來啦,這是——武威郡主,有段日子冇見了,人又漂亮了不少。”

武威郡主甜甜一笑:“老夫人謬讚了。每次見您,都覺得您比上一次年輕許多,還想問問您是怎麼保養的呢!”

風老夫人笑道:“你這張小嘴可真甜。我都一把年紀了,真一年比一年年輕,還不成老妖精了?”

轉頭又對風為歡道:“武威郡主是貴客,為歡,好好招待著,想吃什麼,想玩什麼,儘管吩咐下人。”

這話表麵聽著客氣,但誰都聽出言下的逐客之意。

武威郡主臉上有一瞬間的僵硬,但很快便恢複了盈盈笑意,裝著聽不出話中之意,撒嬌道:“老夫人,那我就不客氣了,燕王府的景緻著實好。為歡,我們好好玩去!”

後一句,自然是對風為歡說的。

風為歡隻能介麵:“好呀,那我們就不打擾祖母了。祖母,為歡告退!”

風老夫人點頭:“嗯,去吧。”

武威郡主拉著風為歡的手,歡歡喜喜地出了“瑞福堂”。

魏紫學過行為心理學,她看得出,風為歡雖然正常走著,但與武威郡主牽著的手,卻明顯表露了抗拒之意。

這位武威郡主的人緣,看來不怎麼好啊。

正想著,卻聽風老夫人說:“魏三小姐,我讓人做了些茶點,你嚐嚐看。”

“多謝風老夫人。”魏紫收迴心思,對著端糕點過來丫鬟低聲道了句:“謝謝。”

丫鬟一驚,睜著小鹿一樣的眼睛看魏紫。魏紫這才反應過來,她把現代的習慣帶到古代了,便對著丫鬟笑了笑。

風老夫人看魏紫的眼神,也多了些耐人尋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