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便問:“你喜歡什麼?”

魏紫想了想,回道:“旅行,看看世界之大,山河之壯麗,還有人間百態。”

“那你最想去哪裡?”

“海島吧。一個人安安靜靜的,隻有碧海藍天,什麼都不用想,什麼也不必做。”現代的快節奏,讓她感覺被時間捆綁了,身心都不複自由。

念及此處,魏紫忽然反應過來:她現在有錢,有閒,再也不會有人給她打電話、發微信,不是正好過這種生活嗎?

原本還覺得枯燥乏味的旅程,突然就變得有意思了。

風澹淵見她明媚起來的小臉,心裡卻有幾分不舒服:隻是想想一個人待著,她就這麼高興?

“輪到你了。”他壓下心中的不悅,淡聲道。

“什麼?”魏紫不解。

“輪到你問我喜歡什麼。”風澹淵的不悅差點壓不下去。她能不能上點心?

魏紫無語,不過她此刻心情好,便配合風澹淵:“大世子,你喜歡什麼?”

“不輸。”

魏紫臉上的笑漸漸淡了,沉默片許,她道:“這個喜歡,有些重。”

“正因為重,才值得我去喜歡!”風澹淵回得眉眼張揚。

魏紫直言:“身為幾十萬將士的大帥,‘不輸’二字是將士之福,百姓之幸;可若是作為一個普通人,擔著這兩個字,活得未免辛苦了些。”

知風澹淵清楚她並非原主,她便也大大方方說了:“曾經,我比你更苛刻自己,我不但要追求‘不輸’,更要追求‘贏’,後來……發生了一些事,我突然明白了,世事難料,一輩子說長很長,說短又很短,不應該將自己困在一個‘贏’字裡。”

父母死後,她在家裡待了整整一個月冇出門。

一遍遍看著從小到大,父母與她的互動視頻,每一個畫麵都充滿了父母對她的愛。

“囡囡,你又長大一歲了,爸爸媽媽希望你永遠都健健康康、開開心心,做自己想做的事,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。”

畫麵裡,父母幫她吹滅了蠟燭。

從此以後,再不會有人幫她吹蠟燭了。

但是,她可以自己吹。

父母給了她生命,給了她愛,還給了她財務自由。她應該去尋找更廣闊的天與地。

風澹淵冇料到魏紫會同她說這些。

這也是第一次,她提起了自己的過往。

心中動容,他緩緩道:“從小到大,我冇有做過‘普通人’。我的麵前隻有兩個選擇:輸,不輸。輸了,我就死了。”

魏紫愣在當場。

她又忘了,她跟風澹淵成長於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“抱歉,是我失言。”她不知道他的過往都經曆了什麼,但想來一定艱辛無比,她不該用那麼輕飄飄的話,去反駁他的價值觀與人生觀,這是對他的不尊重。

風澹淵嘴角不禁微微揚起。

這也是第一次,她真心誠意地同他說“抱歉”二字。

“不過,從現在開始,你可以教我做一個普通人,我也可以試試看若是‘輸’了,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體驗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