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處理妥當,風宿取了乾淨衣服來,幫風澹淵換上。

蘇念給風宿使了個眼色,兩人非常識趣地走開了。

魏紫絮絮說著:“今晚如果不發燒,那就冇事。要是發燒了,我們還是立刻離開這裡,去找月神醫吧。你放心,我一定保你平安無事。”

“原來你擔心一個人是這個樣子。”風澹淵嘴角噙笑,溫柔地看著魏紫。

魏紫被看得心跳加速,麵色卻還是如常:“醫者父母心,我待每一個病人都是如此。”

風澹淵輕笑一聲:“不想承認就算了。我眼冇瞎,看得見。”

左右她已在他手掌心,也不急於一時,他有的是時間溫水煮青蛙。

“剛那老虎跟你說了什麼?”再逗她下去,她又要發飆了,風澹淵見好就收,換了話題。

提及這事,魏紫不太自然的臉,頓時恢複了平日的嚴肅和淡定:“老虎說,它在這裡很久了。是它的母親讓他守在這裡,以後它的子子孫孫也會一直守下去。”

“老虎守的是古墓,還是寶藏?”風澹淵問道。

“我覺得老虎守的是古墓。”魏紫蹙眉:“它要吃鹿肉、喝鹿血才能壓下去的病,是從孃胎裡帶來的。我懷疑,從一開始,老虎的祖先是有主的,而這個主人很可能跟古墓相關。”

“古墓建在山林裡,用叢林之王來做守陵者,倒不乏為一個好法子。”風澹淵頷首。

“我有一個想法……”魏紫看著風澹淵:“入墓的辦法,可能不止從水裡進去一條,那隻老虎也許知道彆的入口,我想試試。”

在來這裡之前,她以為在現代見到的便是古墓全貌,可在千年前見到接近原貌的山體後,她覺得自己可能錯了。

風澹淵回得迅速又言簡意賅:“好。”

魏紫笑了笑,說道:“我還以為你會攔著我。謝謝。”

風澹淵道:“那也得攔得住。你都能跟老虎聊上天了,我若攔你,轉個頭,你就去找老虎了,那還不如不攔。”

魏紫被說中了心事,尬笑道:“其實我膽子冇那麼大,我也怕老虎。”

風澹淵覷了她一眼:“你不必謙虛,一點都看不出來你膽小。至於怕老虎……算了,你也彆睜著眼睛說瞎話了。”

頓了頓,他又加了一句:“以後除非我在,不要在任何人麵前跟混賬說話。”

魏紫笑容一滯,這次是她大意了……隻是,她這麼肆無忌憚地跟老虎說話,是否也是因為風澹淵在身邊緣故?

她從心底裡,認為他是值得信賴的人。

“我不可能時時刻刻在你身邊,你也不會願意寸步不離跟著我,所以,該謹慎的時候,還是得謹慎些。”風澹淵柔聲道。

魏紫動容,輕聲道:“我記著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