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石門後,是一道長長的台階。

下了台階,又是一道石門。

與前兩道石門相比,這一道石門倒似“不防小人,隻防君子”,一推就開了。

待屋內的濁氣排去大半,魏紫和風澹淵才走了進去。

石室大約二十多平方米,牆上有火把,風澹淵一一點了,頓時,室內明晃晃一片。

“這是什麼?”風澹淵拿著一個小巧的生鏽之物,問魏紫。

“槍,也叫‘火銃’,一種金屬射擊火器。”魏紫向風澹淵解釋了槍的用處和設計原理。

風澹淵聽得興致勃勃:“如果軍隊能配備這種火器,那比刀、箭可強了不知多少倍。將士也不用麵對麵肉搏,遠程便能致敵人於死地。”

魏紫略有些吃驚。

風澹淵一語便將槍的曆史性意義說明白了:之前是冷兵器時代,軍隊與軍隊近身作戰;槍、炮之後則是熱兵器時代,可遠程火力攻擊。

“我對兵器不熟,大世子如有興趣,便帶回去研究吧。”魏紫淡淡道。

風澹淵知她氣還冇消,便也不敢造次惹她發飆,直接道:“好。”

屋子裡還有一些武器,或是武器的模型,都是現代纔有的東西。

在進來之前,魏紫便猜到了墓主的身份,因此這裡不管出現什麼東西,她都不會驚訝了。

風澹淵問她,她便同他解釋是什麼武器,以及武器的用處和簡單的製作原理。

隻不過,武器是她知識體係裡最薄弱的環節,隻能說個大概,造武器就更不用提了,她不會。

但看風澹淵的樣子,明白製作原理之後,似乎隻要有製作材質,他便可以將武器還原出來的。

兩人你問我答,有來有往,溝通十分順暢。

在學術上,能跟上魏紫思路的人不多,還能舉一反三的,更是鳳毛麟角。

風澹淵反應之快,不亞於魏紫,這倒讓魏紫對他的好感又加了一層,連方纔的造次也拋諸腦後了。

畢竟,學霸總是願意跟學霸玩的。

魏紫還發現了一本冊子,是用羊皮製的。顯然是墓主為儲存資料特地而製,否則,無論是紙還是綢緞布料,多年之後,石門一開,怕都會化為灰燼。

“這些又是什麼武器?”風澹淵指著羊皮卷裡一些圖畫問。

“不知道。”魏紫瞧了半晌,也冇瞧出個所以然來。

“你不知道?”風澹淵有些詫異。如果他冇猜錯,墓主是魏紫故鄉之人,所以魏紫才知道這些武器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魏紫誠實回。

這是一本武器製造冊子,裡麵的武器圖,比魏紫所在年代的先進許多。

那麼有兩種可能:第一種,墓主來自另一個平行時空;第二種,他來自魏紫所在年代的未來。

魏紫覺得應該是第二種,不然又如何解釋召喚動物的緣由呢?

“你怎麼會不知道?”身邊還有一個非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。

魏紫倒笑了:“我又不是神仙,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?”她對武器的瞭解本來就不多,更何況還是未來的武器。

風澹淵一愣,也笑了笑:“問你什麼你都知道,還真把你當神仙了。”

“我看不明白,或許你能研究出名堂來。”魏紫將羊皮卷遞給了風澹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