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間石室與第一間相連。

裡麵整整齊齊擺放了十幾個大箱子。

風澹淵打開了一個,取了些箱中之物細瞧:“鐵?”

魏紫亦看了,肯定道:“是鐵,已經從鐵礦石中分離出來,雜質也不多。”當然,純度無法跟現代相比,但在古代能煉成這般,已經很厲害了。

又開了幾個箱子,分彆是銅、鋁、鉛、錫等常用金屬。

再後麵,是整整兩大箱的銀。

結合第一間石室裡武器,這裡之物不難解釋:皆是用來製作武器的金屬。

兩人走到最後,還剩下最後一個箱子未打開。

魏紫指著箱子,對風澹淵道:“我猜,應該是金子?”畢竟,按古代技術能冶煉出來的常見金屬,隻剩下“金”了。

風澹淵笑了笑,一把打開了箱子。

裡麵是十來塊石頭一樣的金色之物。

“這是……”饒是魏紫這麼不怎麼看重錢財之人,在見到大快大塊的狗頭金後,也不由地被驚到了。

要知道,狗頭金罕見,價格是普通黃金的幾十倍!

這一箱子的金子啊……說是價值連城也不為過!

“真有寶藏……”魏紫對風澹淵說:“你發財了。”

風澹淵眼中亦有掩飾不住的歡喜,麵上卻還一副淡定模樣,隻點點頭道:“這一趟,不虛此行。”

又道:“若喜歡,這一箱狗頭金你拿著便是。於我而言,這兩間石室裡的東西皆是寶藏,若能將這些武器打造出來,我雲朝軍隊的戰鬥力定可提升數倍!”

魏紫想了想,也冇客氣:“那送我兩塊,我轉交太子,算是建醫學館的啟動資金。剩下的你拿著,給將士們做軍餉也好,送家屬當撫卹金也罷,都是用錢的地方。”

風澹淵含笑看著她:“我們家的錢歸你管,你說如何便如何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懶得接他的話。

待出了這間石室,便又是甬道。

甬道很長,又是往上走的,加上裡麵空氣稀薄,冇過多久,魏紫便氣喘籲籲。

“上來。”風澹淵在她麵前蹲下。

魏紫也冇矯情,總不好拉著他說先休息休息吧。

隻是,還冇上風澹淵的背,尷尬的事情就發生了。

魏紫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起來,甬道寂靜,聲音很是清晰。

“餓了?”

“嗯……”算起來,已經過了五六個小時了,魏紫這副吃得少、餓得快的身子,是到了補充能量的時候了。

“我冇帶吃的。”風澹淵蹙眉,吃的喝的,一般都是風宿他們帶的,他冇這個習慣。

“我帶了。”魏紫的習慣比風澹淵好,出門多少會帶一些乾糧,以備不時之需,更何況如今身邊還有一個幫她打理生活瑣事的蘇念。

一小包糕點,一小壺水,都裝在蘇念特彆縫製的斜背小包裡。

魏紫拿出用紙包裹的糕點:“吃嗎?”

風澹淵頗為嫌棄地看了一眼:“我不吃甜食。”

“你這時候還挑剔……”魏紫知道他講究,可講究也得看情況吧?

“真不餓?”她確認了一遍。

“不餓——”話音未落,挑剔的大世子肚子也叫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