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念收起了玩笑之意:“那時候,大世子纔剛滿十歲,他將帝都最好的大夫和穩婆帶進宮來。貴妃阻攔,大世子直接砍了貴妃身邊的惡奴,用劍指著貴妃說:誰敢攔,誰就死,你也不例外!”

“他就在這麼單槍匹馬的,將大夫和穩婆送進了皇後孃娘寢宮,太子才得以安全落地。怕貴妃作梗,大世子在皇後孃娘寢宮日夜不眠地守著,一直到皇上回來。”

蘇念笑了笑,繼續道:“大世子見到皇上說:母子平安,您老也不用上火了。我困死了,回去睡覺,彆來吵我!又嘀咕了兩句:娶那麼多女人做什麼?吵得家宅不寧的,煩不煩人……”

魏紫不禁笑出聲來,這倒像風澹淵說話的口氣:“皇後心裡也該平衡了,大世子對皇上也是直懟不帶繞彎的。”

蘇念笑道:“可不是?皇後孃娘聽說這事後,長歎一聲:這世間之人,還不如一個十歲稚兒看得通透。”

“剛出月子,皇後孃娘就動手賜死了貴妃,皇上花費數年時間,將貴妃家族勢力徹底清理乾淨。隻是如此一來,軍中主帥之位就空了出來,大世子主動請纓從軍。”

蘇念看著魏紫,深深道:“皇後孃娘說,這輩子能讓她真心服氣的人不多,但大世子算一個。無論大世子做什麼,她都會護他到底。

“不過,這話是偷偷跟皇上說的,不敢讓大世子知道。麵上,皇後孃娘還是一直很努力地懟大世子來著。”

魏紫隻覺得心中似有暖陽照著,很是溫暖。

這就是風澹淵啊……

有影子落在篝火上。

“大世子。”魏紫抬頭,擠出一個笑。

蘇念像被抓著小辮子似的,幾乎是從地上跳起來:“魏三小姐,我……我先去洗衣服了。”

說完,逃也似的跑了。

“背後說人是非,嗯?”風澹淵桃花眼微挑,“嗯”字語調輕揚,不似責怪,倒似寵溺。

“嗬嗬。”魏紫尷尬地笑。

風澹淵看著魏紫,目光灼灼。

火光下,她素衣長裙,一頭濃密的長髮散在背後,襯得一張瑩潤白皙的小臉,越發楚楚動人。

她的眉眼五官生得甚好,尤其是一雙美目清澈明麗,晶亮有神,加上高貴端莊的氣質,整個人倒真如畫中仙子、水中芙蕖一般,隻遠遠瞧著,便已讓人醉心。

“咳咳。”魏紫被瞧得耳朵發紅,臉也微微發燙,轉了話題:“你身上的傷重新包紮了嗎?”

“嗯。”風澹淵回。

“那你藥吃了嗎?”魏紫問。

“嗯。”風澹淵回。

“那……你早點休息吧。”魏紫實在找不出話說了。

風澹淵輕笑出聲:“飯還冇吃就睡覺了?”

魏紫自覺說了句傻話,臉上紅意更甚。

落在風澹淵眼裡,俏臉帶紅,如三月桃花,更是明豔不可方物,看得他心癢難耐,可怕她生氣,又不敢造次。

“你——有事?”冇事就走吧……她很尷尬好不好?

“看看你手上的傷。”

“傷包紮過了,冇什麼大礙。”這就提醒魏紫一件事了:“我去看看三世子的腿,看著傷得挺重的——”

“我是會吃了你,還是長得凶神惡煞看著讓人厭惡?你就不能好好坐著,跟我聊聊天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