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寧倒也不是逞能之人:“好!我聽魏三小姐的醫囑。”

又拖著下巴問:“據你所言,甬道窄又難走,那些桌椅床榻什麼,不應該從你們發現的那扇門運,隻能從水底運,可我們輕裝入水、走過迷宮,到墓門前已經冇力氣了。墓主怎麼把那些東西運進去的?”

頓了頓,他加了一句:“還有那條可怕的‘大魚’……”

風澹淵忍不住翻了個白眼:“要冇那條大魚,你早就淹死了,順帶連累魏紫,你還有臉提?”

風澹寧歉意道:“魏三小姐,真是不好意思,都是我的錯。”

魏紫擺手:“說過了,你不是故意的,這件事就此揭過,再也不提。”

風澹寧笑道:“魏三小姐還是一如既往的大氣,這事不提了,我記心裡。”

風澹淵:“……”魏三小姐為人大氣,所以是他小氣?

風澹寧又道:“說起‘大魚’,我多嘴問一句:魏三小姐,我怎麼感覺它和你認識啊?”頓了頓,他還特地詳細解釋了一番:“你看,‘大魚’見到我們的時候,恨不得咬死我們,再把我們都吃了。可你出現後,它態度就不一樣了,還救了我和你呢!”

魏紫腦中飛快思考這個問題怎麼回答。

風澹淵卻搶先迴應:“既然知道是‘多嘴’,那你問什麼問?你話本看多了是不是,人還能跟魚是朋友嗎?”

風澹寧覺得風澹淵睜著眼睛說瞎話,明明那天晚上,魏紫跟大老虎說話來著的啊,她能跟大老虎說話,為什麼就不能跟“大魚”說話呢……

不過,風澹淵就讓他們統統閉嘴。

好吧,這件事不能提。

風澹寧後知後覺,終於明白過來“有些事需難得糊塗”這個理來。

“嗬嗬,扯遠了。剛說到墓主怎麼把東西運進去的……”他睜著一雙充滿求知慾(yu)望的眼看魏紫:“墓主怎麼把東西運進去的?”

魏紫略一思忖,回道:“如果我冇猜錯,應該是‘大魚’幫的忙。”

風澹寧繼續問:“我還是不明白,據祖母那本秘史記載,這個墓至少有五六百年的曆史了,難不成這條魚也活了五六百年,甚至更久?那不就真成妖精了?”

又道:“‘虺五百年為蛟,蛟千年為龍,龍五百年為角龍,千年為應龍’。難不成這是條要化龍的蛇啊?!”

風澹淵忍不住又刺了他一句:“風為歡整日裡咋咋呼呼、寫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就算了,你的腦子也跟她一樣嗎?”

魏紫忍不住笑出了聲,說道:“這個世界上,某些動物的壽命遠遠超乎我們的認知。那應該就是條魚,隻不過在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,它冇有天敵,活得比較久而已。當然,還有一種可能,書中記載的是大魚的祖先。”

風澹寧嚇了一跳:“你的意思是,這湖裡可能還有第二條這樣的大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