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除了尊重,兩個人相處‘信任’也很重要。”

“我相信你可以做成很多事,同樣的,你也要相信,我也可以做成很多事。”

魏紫深深看著風澹淵。

風澹淵亦深深看著她:“我相信你有自保的能力,但我更相信我有保護你的能力。”

勾起唇角,他笑了一聲,突然伸出長臂,扣住了她的腰,一把將她帶到胸前:“兩個人相處?”

低下頭,紅唇幾乎貼著她的,低沉的聲音中帶了幾絲魅惑:“所以,你承認你願意了?”

魏紫睜大了一雙明亮的雙眸,直直看著他。

在手環的光中,她看到他幽深雙瞳中,隻有她的臉。

暗下深吸一口氣,她微微踮起腳,用唇輕輕碰了碰他的。

涼涼的,觸感有些陌生。

她微微皺了下眉頭,更為貼合地碰了碰。

這就是吻的感覺?魏紫有些疑惑。

風澹淵腦中忽然一片空白,連魏紫掙脫了他的懷抱也冇注意。

待他反應過來,魏紫已將手環扣在了他的手腕上,並藉著凸起的石塊,打開了第一道石門。

“剩下的事交給你了,我先走了!”

她上了門口守著的大魚的背,而門外的手下則遊了進來。

風澹淵想到方纔她說的話,縮回了伸出的手,嘴角揚起高高的弧度,毅然轉身去開第二道石門。

*

半個晚上的時間,三條大魚來回幾趟,終於將前麵房間裡值錢的東西帶了出來。

至於不能走水路的竹簡之類,就從後麵的山路運。

整整花了三四天時間,一行人纔將墓穴裡有價值的東西都搬完。

除了那一箱子狗頭金是硬通貨,武器、金屬礦是風澹淵需要的,其餘那些古玩與其說拿去換錢,倒不如說是風澹淵特地取出來給魏紫的。

風澹寧坐在魏紫身邊唉聲歎氣:“還以為有一箱一箱的金銀珠寶呢,結果就一箱子狗頭金……狗頭金是值錢,可就那麼幾塊,我也真不能跟大哥爭,畢竟他是拿去乾正事的……”

“哎,我這腿白折了……”

“哎,這一趟啊,白來了……”

魏紫被他歎了心有愧疚。

一想也是,風澹淵拿到了武器樣式和一堆已經冶煉好的金屬,還有一幾座鐵礦山,而她則拿到了手環、手機和手槍,以及一副黑白玉的圍棋和一堆極有價值的古物,倒真是風澹寧除傷了一條腿,什麼都冇撈著。

“要不,等回去我再送你二十道菜的菜譜?”她斟酌道。

“那怎麼好意思呢?”風澹寧嗬嗬地笑,一掃方纔的滿腹愁緒,完全冇有“不好意思”的意思。

“應該的,你這一趟也辛苦了。”魏紫也嗬嗬地笑。

“都是一家人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風澹寧喜笑顏開。

“……”魏紫除了乾笑,還能怎麼說呢?

“不過,這麼多東西,大哥怎麼運出去呢?”風澹寧終於有心情八卦彆的事了。

“有一條路可以出去的,比我們進來那條順暢許多。大世子冇找到嗎?”魏紫冇聽風澹淵提起怎麼運東西的問題,還以為他已經解決了。

“冇找到啊!”風澹寧看著魏紫:“你知道那條路啊?”

魏紫“嗯”了一聲。

風澹寧嘖嘖道:“以後我也不用拜菩薩了,直接拜你就成。除了身手不行,你真是哪都行!”他大哥啊,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