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哈哈哈哈這個角度自拍真是帥氣啊!”風澹寧玩自拍玩得興起。

“按這裡,還可以美顏,讓臉部線條更清晰,順便把黑眼圈去掉。”魏紫在一邊笑著指點。

風澹淵原本就不怎麼好的臉色更差了。

她待他能有風澹寧一半的和顏悅色,他就要燒高香了。

手機舉到高處時,也照出了風澹淵的冷臉,這時候風澹寧智商和情商都回來了:“魏三小姐,我該去換藥了。下次再找你玩啊!”

十分知情識趣地拄著柺杖,跳著腳走得遠遠的。

魏紫的笑容一滯,藉著低頭關機收拾情緒,再抬頭時,已經換好不失禮貌的微笑:“大世子。”

風澹淵心情更糟糕了。發火時露真性情直呼名字“風澹淵”,平日裡假模假樣時才叫“大世子”。

“有事跟你說。”

魏紫作洗耳恭聽狀。

風澹淵努力壓下火,他不想他們分開時還吵架。

“我不能送你去‘百草堂’了,東海那邊有事,我今日就得趕過去。”

魏紫吃了一驚,隨即想到:他本來就是來江南辦正事,隻是順路送她去“百草堂”而已。

“好的。這裡離‘百草堂’也就三四日行程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頓了頓,她又多加了一句:“萬事小心,平安歸來。”

風澹淵笑了笑:“真心的?”

魏紫回:“真心的。”

風澹淵看著她,說道:“這一次少則三個月,多則半年。如果你在月神醫那邊忙完了,先回帝都去。”

魏紫眉頭微微一皺:“要打仗嗎?”

風澹淵冇瞞她:“如果可以避免,我儘量避免;若不能避免,那就打,打得他們不敢再來為止!”

說後麵一句時,風澹淵眉眼淩厲,殺意儘現。

魏紫不禁肅然起敬起來。

她很認同一段話:佛的慈悲不是懦弱,佛的慈悲,是以願力保護佛的理想,普渡眾生,所以佛有羅漢,佛有金剛。

以戰止戰,雖戰可也。

此時,在魏紫眼中,風澹淵便是羅漢與金剛的合體。

想到一件事,她問風澹淵:“我能看看你作戰用的地圖嗎?不是軍事機密那種,普通的就行。”她怕他用的是風澹寧給他看的那種“抽象圖”。

風澹淵一笑:“我還怕你泄密不成?”

喊了風宿一聲,很快一張地圖就被送到了魏紫手裡。

魏紫一看,比方纔“抽象圖”好一些,但也冇好到哪裡去。

“這個點到這個點,距離大概是多少?”

風澹淵仔細看了看:“三百裡左右。”

“那這個點到這個點呢?”她指了指兩個比前麵距離短一些的點。

“嗯,四百裡左右吧……”這下,不用魏紫再說,風澹淵也覺得地圖有問題了。

“所以,你剛剛的答案,不是根據地圖,而是根據你經驗來的,對嗎?”魏紫直白地問。

“地圖確實繪得不行,但軍中有經驗的兵將多,行軍時會根據實際情況排兵佈陣,而非隻看地圖。”風澹淵實事求是地說。

“如果可以按比例畫出地圖,對你打仗會不會有幫助?”魏紫不懂軍事,但也明白地圖對軍隊的重要性。

“自然。”風澹淵回。

魏紫沉思片許,說道:“我可以把地圖畫出來。你幫我準備一間安靜的屋子,一摞防水的紙,冇有的話,其他的也行,還有不褪色的墨水和顏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