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熱水已經燒好,客棧裡酒也不缺。

手術刀具,魏紫隨身帶著,月神醫也是有的。

各自換了身乾淨衣服,魏紫、月神醫和蘇念進了薑陳氏房間。

魏紫對月神醫簡單說了手術步驟,又道:“等下我把孩子從子宮裡取出,勞煩您幫我封住她心臟周圍動脈……就是讓心臟停止跳動。”

“動脈,我聽得懂。”月神醫回道。

魏紫想到他既然知道“盤尼西林”之名,便也不再驚訝,隻將手機交給蘇念:“等會按下這個鍵,3分鐘,將孩子取出再縫好子宮,時間隻能少,不能多。”

說到此處,她有些後悔,應該教蘇念學會阿拉伯數字“1234567890”,還有分鐘和秒計時的,這樣她就不用再費事看了。

不過現在來不及了,薑陳氏羊水已破,人又暈過去,距離上一次她進來又過去了一盞茶時間,必須爭分奪秒。

魏紫檢查了薑陳氏的脈搏、呼吸等情況,情況很不樂觀。

她預估了下,整個手術從頭至尾她最多隻有十二分鐘時間。

蘇念手腳利落,將能拿來的燈都拿來了,儘量讓房間明亮些;又用烈酒給魏紫、月神醫的手消了毒。

月神醫的麻醉藥起效很快。

魏紫剪開薑陳氏的衣物,乾淨利落地一層層切開了孕婦的肚皮。

還好,薑陳氏身形消瘦,脂肪不厚,她切得也比較方便。

在切開子宮前,魏紫對月神醫道:“封心臟動脈。”

月神醫不負“神醫”之名,隻眨眼功夫,便已完成停止心臟的操作。

“蘇念,倒計時。”

魏紫全神貫注切開了子宮,小心翼翼地將胎兒、胎盤等取了出來。

取的同時,她也檢查了胎兒情況,偏小,但有呼吸,活著。

將子宮內的一切處理乾淨,魏紫看了下時間:還剩下1分20秒。

似乎又回到了當初在戰地做急救的時候,下一秒很可能就有導彈襲來,所以縫的時間一定要快,非常快!

腦中摒棄所有雜念,她開始縫子宮,一針接著一針,手速飛快。

蘇念看呆了。

月神醫也看呆了:切的時候動作之乾脆,已經讓他驚愕;縫的時候,快得讓人目不暇接不說,下針還準,甚至傷口縫得十分周整,這——這到底怎麼做到的?!

他活了一大把年紀,即便是在體力、能力頂峰時候,也做不到這麼快的縫針。

“月神醫,恢複孕婦心跳。”

月神醫收回了針,手按在薑陳氏心臟部位。

“冇有跳動。”

魏紫已縫完了子宮,看了下時間:還剩下30秒。

“心臟不跳動?”

魏紫一驚,暫時放棄了縫合,給薑陳氏做心臟復甦。

按了一下又一下,她額頭上都是汗,後背已經全濕了。

時間在一秒一秒地過去,薑陳氏還在流血。

魏紫不由加大了力道,又是一下接著一下。

終於在倒計時還剩下5秒的時候,心臟恢複了跳動。

魏紫來不及高興,趕緊繼續縫針。

肚皮一層接著一層地縫回去,速度甚至比剛纔更快。

月神醫看得已經說不出話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