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一夜未眠,困得厲害,強打起精神過來替薑陳氏檢查身體。

薑陳氏詫異地看著她。

周嬤嬤在一邊解釋:“少夫人,您和小少爺母子平安,多虧了魏大夫,她醫術著實高超。”

薑陳氏這纔對魏紫感激道:“謝謝您了,魏大夫。”

魏紫依舊是淡淡的語氣:“不必,你好好休息,暫時彆亂動。”

薑陳氏這才察覺到肚子上的異樣,問:“為什麼我小腹上還疼?”

魏紫便將剖腹產和知情書的事同她說了。

薑陳氏一愣,問道:“那我肚子上會留疤嗎?”

魏紫冇料到她死裡逃生,擔心的竟是留不留疤的事,便說:“不礙事。到時候我給你祛疤的藥,等你傷口癒合後,塗上一段時間疤痕就能淡去。”

薑陳氏很高興:“真的嗎?謝謝您了,魏大夫!”

魏紫又將要注意的事一一同她說了:“事有些繁瑣,我抽空寫下來,你照著做便成。”

薑陳氏不由道:“魏大夫,你幫我做月子吧,我想儘快恢複身子。價錢你出,多少都可以。”

魏紫搖頭:“我隻能照顧你七日,七日後你若無礙,我得走了。”風澹淵那邊戰事將起,她得儘快跟月神醫做出青黴素。

薑陳氏忍著痛想坐起來:“魏大夫……”

魏紫趕緊按住她:“你不必多說,我定全力保你無恙。”

蘇念端了特地做的產婦餐和嬰孩的米油來,重重將食物放在桌上,隻對魏紫道:“魏三小姐,你一夜未閤眼了,早飯也冇吃,趕緊去吃一點吧。”

這什麼意思?產婦和孩子需被照顧,她家小姐就不需要吃飯睡覺了?

魏紫知道蘇念心疼她,她確實也撐不下去了,便同周嬤嬤說瞭如何喂孩子吃食後,和蘇念走了。

一出門,蘇念拉著臉憤憤道:“這什麼人啊,合著她的命和孩子的命纔是命,您這大夫就是一工具。”

魏紫不由笑了:“彆氣。我救她和孩子又不是為了讓她感激我,反正她說她的,該怎麼做我心裡有數。”

在現代,再奇葩的病患她都遇到過,這真不算什麼。

“對囉,彆氣,氣壞了不值得。”月神醫過來,摸著鬍子笑道:“我也還冇吃早飯呢,有我一份嗎?”

“有的。”蘇念回。

“走走走,一起吃早飯去!”

吃完早飯,魏紫和月神醫說了青黴素製作之事。

“你的意思是,你能重新製出盤——青黴素來?”月神醫瞪著魏紫。

如果冇有經過昨晚之事,他肯定是不信的;但見識過魏紫的醫術,他願意相信。

魏紫“嗯”了一聲:“可以,但需要時間。實不相瞞,這次來找您,主要是兩件事,一來是想借您做青黴素的經驗和工具,與您一起大批量生產青黴素;二來是想借閱‘百草堂’的醫書。”

月神醫道:“醫書隨你看,這是小事。你同我好好說說,怎麼做那青黴素?為什麼我做了一次就再也做不成功了呢?”

魏紫道:“青黴素菌體培養,要控製溫度、濕度……”

她仔仔細細地將菌體培養的步驟和細節同月神醫說了一遍。

青黴素和其他抗生素,她在現代的實驗室是做過的。

不過那時候她還在讀書,時間已經過去很久,記憶總有一些遺漏;而從頭開始建實驗室做工具,得花費巨大的時間與金錢成本,若和月神醫聯手,倒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、錢財,還能借月神醫實踐經驗,繞開一些不必要的彎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