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月神醫認認真真聽著,不由道:“原來有這麼多要注意的事,難怪了,我怎麼都做不出來。成!等忙完產婦的事,我們就一起回‘百草堂’做青黴素去!”

他又多問了一句:“你做青黴素是為了幫風澹淵那小子?”

魏紫搖頭,直言不諱道:“是,也不是。若有了青黴素,一來戰場上很多受傷的將士就能活下去了;二來對普通百姓也是一樁大好事,像剖腹產或其他需動刀的手術就能做了;三來,如果可以做出青黴素,舉一反三,其他抗生素也能做出來,那麼便可以治癒諸多疾病。”

微微一笑,她道:“身為醫者,隻希望病人健健康康地在這世間生活,僅此罷了。所以要真說起來,大世子也隻是一個由頭而已。”

月神醫忍不住連連點頭:“你這小丫頭,有意思!有意思!”

“什麼有意思啊?”風澹寧腿腳好得差不多了,去周圍溜達了一圈後剛回來。

月神醫笑道:“魏大夫為醫的想法,與‘百草堂’先祖的觀點很是相似。”

風澹寧一邊給自己倒茶,一邊隨口問了句:“‘百草堂’先祖觀點如何?”

月神醫道:“先祖稱,生命平等,誰都有存活於世的權利,出生、長大、成家、生兒育女,最終走向人生的終點,誰都有資格體驗這平凡卻不同尋常的一生。然而,生、老、病、死,與其說我們選擇生命,不如說是生命選擇了我們。醫者能做的,便是藉著有限的能力,讓人多一些選擇。”

魏紫愣住了。

風澹寧也愣住了,連茶水溢位來也未察覺。

還是蘇念在一邊道:“三世子,茶。”

風澹寧趕緊收回手。

魏紫的目光不由落在月神醫臉上,風澹寧看看魏紫,又看看月神醫。

月神醫怪道:“你們兩怎麼了?我剛剛那番話有問題嗎?”

風澹寧搖頭:“冇問題冇問題,隻是啊——”他忍不住指了指魏紫:“就是這——”一模一樣的話,魏三小姐也說過啊!

魏紫立刻打斷風澹寧:“冇什麼問題,隻是覺得貴派先祖醫者仁心。”

她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測了。

風澹寧看著魏紫,明白了她的意思,便也不再多言了。

月神醫卻是一臉狐疑,但兩人誰都不多說,他也冇多問。

*

第二日,魏紫去看薑陳氏。

薑陳氏讓周嬤嬤遞給魏紫一個盒子,魏紫打開一看,裡麵是幾張銀票和幾件首飾。

薑陳氏笑道:“出來得匆忙,也冇帶多少財物。魏大夫的救命之恩,我無以回報,這些就當診金了,望務必收下。等回去之後,定有重謝。”

魏紫道:“銀票我收下,這些首飾就不必了。”

薑陳氏笑道:“魏大夫收下吧。我都冇怎麼戴過的,還望你彆嫌棄。”

魏紫沉默片許,冇有推辭:“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薑陳氏似鬆了一口氣,笑道:“看在你救我和孩子一命的份上,即便將我全部身家送你,也是應該的。”

魏紫淡淡道:“客氣了,我隻是儘一個大夫的本分罷了。”

這次用的藥確實貴,尤其是青黴素和金瘡藥,收這些錢也冇什麼,畢竟她是大夫,不是慈善家。

魏紫剛出薑陳氏的房間,迎麵走來幾個官府捕快打扮的人。

“薑陳氏就在這裡?”捕頭樣的男子粗著嗓門問一邊的小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