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月神醫是誰?

雲國第一神醫,雖說冇什麼官職,可上到風澹淵那樣身居高位之人,下至普通百姓,哪位不給他幾分薄麵?

現在一位縣令就差指著他的鼻子罵他“老糊塗”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月神醫的暴脾氣也上來了:“田不凡你什麼意思!”

田縣令索性也懶得裝了:“看在你替我看過病的份上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:要走趕緊走。不想走的話,那也行,你就是冒充燕王三世子的反賊同黨!”

此話一出,月神醫大怒。

風澹寧憤憤道:“你敢誣陷我是反賊?!”

魏紫明白了:這明顯是衝著風澹寧來的。

隻是,風澹寧向來與世無爭,在皇族中也算十分低調,他有什麼值得這位縣令連大炮都扛來了,就為了把人抓回去?

難道是——

她還來不及細想,田縣令已經下了命令:

“將假冒燕王三世子的反賊和他的同黨抓回去!”

“將殺害薑白氏的薑陳氏帶回去!”

風澹寧怒極反笑:“你好大的膽子!”

田縣令倒是鐵骨錚錚:“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,膽子不敢不大!帶走!”

魏紫趕緊給風澹寧使了一個眼色,示意不要輕舉妄動。

她暗暗問風青:“若是硬打,有幾分勝算?”

風青不屑地回:“即便有火器在,他們也不是我們對手。”

“可他們有火器在。”

“頂多也是傷幾個弟兄罷了。若連這些人都打不過,大世子也不會讓我們留下了。”風青老老實實回。

魏紫思忖片許,回道:“我心裡有數了。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,我不希望動手,先看看這位田縣令到底想做什麼。”

風澹寧畢竟是錦衣玉食長大的,自小受的是皇族教育,明眼人一瞧就知身份非富即貴了。

可這位田縣令卻一口咬定風澹寧是假冒的,還藉著薑陳氏抓他們,此事蹊蹺,定有緣由。

風澹寧也反應過來了,勸氣得鬍子發抖的月神醫:“我們就跟他去,看他能把我怎麼著!”

相比身體康健的魏紫一行人,薑陳氏就慘多了,兩個丫鬟嚇得哭哭啼啼孩子都抱不穩,周嬤嬤麵無人色,硬撐著背薑陳氏。

魏紫終究於心不忍,想讓蘇念把孩子抱過來。誰知那周嬤嬤卻不肯,一臉戒備地看著魏紫他們。

“蘇念,算了。”魏紫也不是聖母,懶得再說。

風澹寧倒頗為奇怪地多瞧了那薑陳氏幾眼。

一行人一到衙門,就被扔進了大牢。

因人數眾多,也不分男囚和女囚了,魏紫他們兩間牢房,薑陳氏他們兩間牢房,塞進去了事。

隻不過,薑陳氏他們也就認了個牢房的門,纔剛進來冇多久,就被帶出去問話了。

一時之間,偌大一個牢房,除了原先關著的幾位囚犯,便隻有魏紫他們了。

風澹寧養尊處優,一聞牢房的味就噁心得想吐,見了那發爛的乾草,汙穢不堪的地麵,更是難以忍受,直接問風青:“我們能逃出去吧?”

風青斟酌了下,回他:“那位知府在牢房周圍都擺了大炮,硬闖風險甚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