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鎮定心神,對兩人說道:“我會見機行事的。”

大不了,她喊了動物來幫忙,小手槍她也帶著,在現代壓力大的時候,她會去射擊放鬆,射擊技術還不錯。

楊捕頭笑道:“喲,小姑娘還挺仗義的。”

蘇念拉著魏紫的手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楊捕頭瞪了蘇念一眼:“你以為公堂是菜場呢!你想去就想去?”

蘇念卻淡定道:“你們說我家小姐殺人,我是她侍女,她若殺人,我就是幫凶,不需要審審我嗎?”

魏紫心中感動,卻不想她跟著一起冒險:“蘇念……”

蘇念卻愈發握緊了她的手:“魏三小姐,你放心,你到哪裡,我就跟你到哪裡。”

上一次,魏紫為了救她,差點把命搭上了;這一次,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魏紫一個人了。

“這話說得有幾分道理,那就一起帶走!”楊捕頭用火器指著風青等人,帶著魏紫和蘇念出了牢房。

待上了公堂,魏紫頗為奇怪地看到薑陳氏竟然坐在椅上。

“大膽刁民,跪下!”田縣令拍了下驚堂木,大喝一聲。

魏紫蹙眉,蘇念冷哼一聲。

“耳朵聾了,讓你們跪下!”

楊捕頭上來踹魏紫,被蘇念一個反手,眼看就要摔倒在地,幾把火器立刻對準了蘇念。

魏紫輕輕喊了聲:“蘇念。”

人在屋簷下,不能不低頭,忍著萬般不願意,她隻能下跪。

蘇念見此,鬆開了楊捕頭的手,跟著魏紫直直下跪。

“叫什麼名字?”田縣令問。

“魏紫。”

“把你是如何殺害薑白氏之事,從實招來!”

“什麼?”魏紫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蘇念也是不可置信地看著田縣令。

“你毒殺了薑白氏,還不老實招來!”田縣令有些不耐煩。

“薑白氏是誰?”魏紫的目光落在薑陳氏蒼白的臉上。

田縣令看了身邊的師爺一眼:“把案情說一遍。”一副不想多講話的樣子。

師爺拿起訟紙唸了起來。

魏紫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:

薑家二房長子薑景舟娶了陳氏為妻,陳氏有心疾,進門幾年都未生育。

薑景舟又納了白氏為妾,白氏產下一女後,他將白氏扶為平妻。

薑陳氏和薑白氏矛盾加深。後來,兩人一前一後同時懷孕。

就在幾日前,薑陳氏說要去“百草堂”找月神醫就診,離開了薑家。

她離開兩日後,薑白氏死了。

死因是中毒,而毒藥是魏紫所配。

所以,魏紫涉嫌殺害薑白氏。

在這樁案子裡,還有一件非常巧合之事:算是苦主的薑景舟,竟是魏紫的表哥!

魏紫母親是薑家大房嫡女,遠嫁帝都,魏紫隻在小時候回過一趟清波縣。時隔多年,薑景舟已認不出魏紫,而魏紫也是聽了案情之後,才明白過來。

不過這時候,她也冇有認親的心思了。

“我下毒害死了薑白氏?”魏紫直直看著薑陳氏。

現在她是明白了,為什麼原本是案子嫌疑人的薑陳氏能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。

感情這個屎盆子已經扣她頭上了!

她前世遇到過多少醫患矛盾,但都不及這一次過分:竟然將殺人之罪轉到她身上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