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行人趕到“百草堂”的時候,春(chun)光正明媚。

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,土地平曠,屋舍儼然,有良田、美池、桑竹,說是世外桃源也是不為過的。

隻是這世外桃源啊,充滿了重重詭異——

正午時分,月神醫的徒子徒孫,在月神醫首徒的帶領下,對著一幅古畫行叩拜大禮。

魏紫定睛細看那畫。

畫上之人是一位拄杖的老嫗,滿是皺紋的臉上倒很慈祥,就是銀髮上帶著一朵碩大的紅花,讓她怎麼看怎麼彆扭。

“這拜的是誰呀?”魏紫低聲問風澹寧。

“‘百草堂’的老祖宗。月神醫和他的徒子徒孫可虔誠了,早中晚三炷香,無論颳風下雨,還是三伏三九天氣,飯能不吃,但祖宗不可以不拜!”

“哦。”魏紫還是覺得怪怪的,可一時卻說不出哪裡怪了。

“說起‘百草堂’的老祖宗啊,名字挺奇怪的,叫什麼‘阿什麼麗喂’,名字聽著不像中原人,可人長相明明是中原人。”風澹寧搖著頭,表示無法理解。

阿什麼麗喂?這個名字古裡古怪的……等下!

“ashleywei?!”

魏紫驟然想起月神醫知道“盤尼西林”名,再看那畫上的老嫗時,滿臉不可置信。

那朵頭上的紅花是牡丹吧……

不是吧……這畫上的老嫗難不成就是她啊?!

如果她冇有猜錯,月神醫能做出青黴素,定是與來自未來世界的言笑有關。

而言笑在筆記裡對她頗為推崇,那極有可能月神醫這派超時代的醫學知識,就是來她的論文和著作。

依次類推,這畫上的老嫗是她,也不足為奇了。

魏紫有一種掩麵的衝動。

風澹寧雙手合十,恭恭敬敬地對著所謂的“老祖宗圖”拜起來,邊拜邊說:“醫仙祖宗,請保佑我身體康健,保佑我家祖母、我父皇母後、我大哥二哥四妹健健康康,長命百歲……”

魏紫尷尬得要死。

“魏三小姐,你也拜拜啊,很靈的!”風澹寧拜完,本著好事情要一同分享之心,熱情地地勸魏紫也一同拜。

魏紫隻能擺手:“我不信這些。”

不等風澹寧說第二句話,魏紫跟後麵有猛獸追似的,疾步走了。

拜她自己,她怕折壽啊……

“百草堂”徒子徒孫人數眾多,據風澹寧所言,大約有**百人,分男校和女校。

“男校?女校?”聽到跟現代差不多的詞彙,魏紫好奇地問。

風澹寧便詳詳細細地同她解釋:“所謂‘學校’,就是老師授課,學生學習之處。管理學校之人,稱‘校長’,‘百草堂’的校長不用我說,你也猜到了,是月神醫。”

“學校設五個年級。初入學者,為一年級生,一年後進行結業考試,合格者,成為二年級生,若不合格,則繼續讀一年級。以此類推,五年級結業則為畢業,學生可再經考試成為‘百草堂’的授課老師,也可以外出遊曆,遊曆兩年者,才能用‘百草堂’的招牌成為坐診大夫。”

“咦?魏三小姐,你怎麼這副表情?”風澹寧探過頭來盯著魏紫的臉看了看,又道:“其實說起來,你開醫學館的想法跟月神醫有異曲同工之妙,我覺得你們可以多探討探討。”

魏紫吃驚完後,覺得無論這裡再有什麼,她都不用驚訝了。

現在,她可以百分百確定:這裡的一切,都源自於言笑帶來的現代文明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