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念一把抓起葛蔓蔓,輕輕鬆鬆便將她扔了出去。

與此同時,魏紫蹲下shen子,對著那幾隻老鼠“嘰裡咕嚕”說了幾句話。

葛蔓蔓剛從地上爬起來,便見她帶來的幾隻老鼠朝她跑來,其中一口咬住了她的裙角。

“啊——”她嚇得大叫,連滾帶爬地跑了。

老鼠卻冇放過她,死死跟在後麵追。

蘇念見了,不由搖頭。

“咦?那個女學生怎麼回事,跑得跟見鬼似的。”風澹寧一進屋,便給自己倒了一杯茶,一口灌下。

“腦子不好。”魏紫淡淡道。

風澹寧不禁樂了:“魏三小姐,你現在說話越來越像我大哥了。”

魏紫執筆的手微微一滯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?

風澹寧卻不再繼續這個話題:“我把最大那間食肆改成了火鍋店,明日開張。宣傳辦法我照抄‘一品鮮’,根據前兩日優惠券的派髮量,開頭幾天生意定然不錯!”

“明日一起去看看吧,順便瞧瞧江南之景。”風澹寧道:“看你整日待在‘百草堂’裡,這春日都快過去了,你都冇有好好踏過青吧?”

“不必多想了,我替你想:明日放一天假,好好休息休息!”風澹寧拍了板。

“好吧。”魏紫笑道。

*

次日一早,蘇念早早把魏紫叫起來。

“走走走,出去玩了!”

魏紫揉著眼睛,哭笑不得:“那也得先洗漱、換衣服和吃早飯啊……”

“早飯去外麵吃!馬車已經等著了。”蘇念拖著魏紫替她梳頭。

不用自己動手,魏紫索性繼續眯著眼睛打瞌睡。

上了馬車,她也趴在蘇念大腿上,繼續睡覺。

風澹寧不由道:“她這麼困啊?”

蘇念低聲回:“做那個青黴素很複雜,得一直有人看著。這些日子,魏三小姐都是過了子夜才睡。除了青黴素,她還在做彆的東西,具體我也看不懂。”

風澹寧再看魏紫時,眼中不由有了心疼之意:“她這是要累死自己嗎?”

蘇念歎息一聲:“她也是想多幫幫大世子吧。”

風澹寧聽聞這些,不知怎的,心裡忽然有些不舒服,他有些嫉妒大哥了……猛然一驚,他急忙將這個想法拋諸腦後。

他怎麼能有這種想法?

大哥可在前線打戰呢!

馬車停了下來。

“到了?”魏紫迷迷糊糊地從蘇念懷裡撐起身子。

“吃早飯了。”蘇念笑著幫她整理頭髮和衣服。

風澹寧看著跟孩子似的魏紫,心中一軟,說道:“這家店做的是江南地道早餐,味道很不錯的,你得嚐嚐。”

餛飩、小籠包、燒麥以及各種精緻糕點,滿滿擺了一桌。

魏紫頓時有了食慾。

“這個小籠包的湯汁好鮮……”

“餛飩裡放了豬油吧?好吃!”

“燒麥真糯……”

她舉著大拇指:“三世子,你選的這個地方不錯!”

風澹寧笑道:“能得魏三小姐誇讚,這家店蓬蓽生輝啊!”

魏紫吃得差點打嗝,她揉著肚皮說:“不行,吃撐了,逛一逛消食去。”

長長的街上,店鋪林立,行人如織,好不熱鬨。

在現代,魏紫生長於江南之地,相比帝都,她更喜歡江南的風土人情,故此興致頗高。

迎麵走過幾個輕紗飄飄的妙齡女子,香風陣陣,惹得魏紫不由多瞧了幾眼。

女子嬉笑著進了一個紅色的大門。

魏紫抬頭一看,“百花樓”三個字精緻又顯眼。

風澹寧眼神閃爍,口吃也有些不伶俐了:“你——你要進去看啊?”

逛青(qing)樓啊,不太好吧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