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寧裝著越發吃驚的樣子:“趙東家,你也想賣嗎?”

趙東家毫不掩飾,直白道:“想啊!”

此言一出,眾都騷動了。

本著“好東西不能讓彆家占了”的心思,但凡做女子生意的商家,都想經銷護膚品和化妝品,分一杯羹。

風澹寧想了想,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擇日不如撞日,咱們今日就把這筆生意談了。”

於是,一群浩浩蕩蕩來向風澹寧興師問罪的商戶,最後卻排排坐,與風澹寧談經銷之事,準備分果果吃。

偷偷圍觀這一切的風為歡,在魏紫麵前一歎再歎。

“這招‘扮豬吃老虎’,絕,太絕了!從此以後,我對三哥必須‘刮目相看’!”

魏紫笑道:“三世子本來就很有經商之才。”

“魏姐姐,你現在能告訴我,我三哥到底做了什麼,讓這些東家這麼歡歡喜喜地跟他合作嗎?”

“歡歡喜喜合作,不是因為三世子,而是一個‘利’字,‘天下熙熙,皆為利往;天下攘攘,皆為利去’,世間冇有永遠的敵人,隻有共同的利益。三世子隻是抓住了東家們這一心思罷了。”

“話是這麼說,可看今日的情況,三哥私下一定做了什麼的。”

“那是必須的。他隻是和商會會長、小火鍋店家和胭脂鋪東家走動了走動。”魏紫笑道。

“太陰險……太機智了!”風為歡恍然大悟,原來今日的局麵,皆在風澹寧掌握之中啊!

這一點,魏紫也不得不佩服風澹寧,在人際關係處理上,他絕對是個人才,簡直將“托”之法用得淋漓儘致!

“其他人倒能理解,但那個小火鍋店東家,三哥是怎麼說服的?”風為歡問道。

“很簡單,三世子把那家店買了下來,直接做分號。”魏紫也佩服風澹寧這個魄力,簡單粗暴又直接。

風為歡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,隻豎起大拇指表示:“錢,太好使了!”

今日局麵大好,魏紫卻真的開始發愁了:她要如何將護膚品和化妝品的產量提高上去呢?

在她原本的設想裡,是走“百草堂”醫館渠道,由近及遠鋪開,她有時間處理原料和產量問題;可風澹寧這一招,卻把步子一下子拉大了,她原來的時間表便作廢了。

她需要更多的人手和資金,來搭建廠房和製作生產工具、蒐集原料、生產護膚品和化妝品。

這件事,蘇念給了她建議:“找大世子。”

魏紫不解:“他在打仗,冇空管這些吧?再者,他的人手都是拿來作戰的,不方便用吧?”

蘇念笑道:“軍需用品,以前都是由皇商提供,但大世子統領軍隊之後,也建了自己的軍需庫,其中就有負責生產軍需品的工匠和場地。”

魏紫恍然大悟。

她怎麼忘了,軍隊作戰,可不單單是衝在前線的將士,還有管後勤的大部隊呢!

既然這些錢是掙給軍隊的,魏紫開這個口也冇不好意思的,當即修書一封,交給風青。

至於巨大的資金缺口,她決定找薑家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