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收到魏紫的信時,正與藺軍師和幾位將領商議作戰計劃。

“先吃飯,吃完再議。”

他迫不及待地打開了信封,這是她寫給他的第一封信啊……

紙上的字冇有女子的小巧娟秀,倒有飄若浮雲、矯如遊龍之感,像極了史上王姓書法名家的字體。

跟她的人一樣。

紙上的內容跟風花雪月也毫無乾係:緣由、做法、計劃、預估收入、請求,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寵溺的笑,幾日來的疲倦似一掃而空,風澹淵不禁又把信的內容看了一遍——與其說是看信的內容,倒不如說是看她的字,想她寫信時的麵容與表情。

“叫藺軍師來。”他吩咐手下。

剛吃了兩口飯的藺軍師,便又被喊了回來。

風澹淵將信紙交給他,見他手上有油漬,眉頭一蹙:“把手擦乾淨再接。”

藺軍師笑道:“您這講究的。”直接將手在袖子一抹,便接了信。

細細看完信的內容,藺軍師道:“是件好事,若這生意能做起來,這軍餉問題算是解決了大半。這位魏——如何稱呼這這位?”

風澹淵覷了他一眼,意思很明白:怎麼稱呼關你什麼事?

藺軍師玲瓏心思,趕緊道:“這位魏高人思路清晰,有理有據,最後請求之事也十分明確,風帥,您是想問:我們能騰出多少人手和場地協助做這筆生意?”

“嗯。”風澹淵建了軍需庫,但這些事的細枝末節卻是藺軍師在管。

“您稍等下,我去拿冊子來……”

“這些事你都不記腦子裡嗎?”風澹淵眉頭一皺,魏紫就過目不忘,記事清晰。

“大概內容是記著的,但怕數字不準確……”藺軍師覺得最近風澹淵的要求是越發高了。

“先說下大概吧。”風澹淵催促,這可是魏紫第一次請他幫忙做正事,他得趕緊回覆了。

待一切說完,風澹淵又仔細將魏紫的信收了起來。

瞧得藺軍師微微一怔:這信有什麼特彆嗎?嗯,字寫得不錯,有大家風範。

可他家大帥對書畫向來也冇什麼興趣啊!

難不成是因為寫信之人?

魏紫,魏高人,何方神聖?

身為什麼都得知道、什麼都得管的大總管,藺軍師覺得這事很有必要瞭解一下。

*

魏紫剛吃完晚飯,就收到了風澹淵的回信。

“這麼快?”速度堪比現代的快遞啊!

她特地多看了鴿子幾眼,用鴿子語言輕聲說了:“辛苦辛苦。”

“非得讓老子兩個時辰內送到!路上老子連口水都冇空喝!老子累得快嗝屁了!老子吃飯去了!”很有個性的鴿子“嘰裡咕嚕”吐槽幾句,抬著高傲的頭顱飛走了。

魏紫哭笑不得。

信紙是特製的,輕且薄,臉大的一張紙上,逐條回覆了魏紫請求之事。

最後是風澹淵的簽名,以及公章、私章。

也就是說,拿著這張紙,魏紫便能直接讓軍需庫的工匠做事。

她的嘴角泛起淺淺的笑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