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魏姐姐,謝謝你,你是第一個跟我是說‘你應該做風為歡,做風為歡喜歡做的事’的人。”風為歡感動道。

魏紫拿出帕子,替她擦去眼角的淚。

風為歡破涕而笑:“哎呀,是不是太矯情了?剛剛什麼都冇發生,我什麼都冇說!快忘記快忘記!”

“好了,忘記了。”魏紫很配合地笑道。

“魏姐姐,有件事想問問你。”風為歡踟躕了下,還是開了口:“你會做我大嫂嗎?”

魏紫冇料到風為歡會突然說這事,一時不知如何回覆。

風為歡笑了笑,說道:“我跟大哥相處的時間不多,也就逢年過節在一張桌上吃個飯。後來,大哥跟父王吵崩了,我們便連一起吃飯的相聚都冇了……可我知道,大哥性子倔,他認定的人,認定的事是絕對不會反悔了的。”

“他喜歡你,很喜歡很喜歡你。我曾想,按大哥的性子和做事風格,一定會跟你成親的;可是和你相處了這些時間,我卻不這麼想了——”

她看著魏紫,認認真真地道:“你們之間,會不會成親,不在於我大哥,而在於你。隻有你願意,你們纔會成親,大哥他逼不了你。”

“所以,你——願意嗎?”

魏紫沉默不語。

風為歡尷尬地笑笑:“這個問題是不是越界了?你知道的,我就是一個話癆,哎呀剛剛我什麼都都冇問,什麼都冇發生……”

“我喜歡你大哥,可要不要跟他成親,我不知道。”魏紫坦坦白白地回。

“啊?”這次換風為歡愣住了。

“喜歡一個人是很純粹、也很簡單的事,大家合則來,不合則散;但成親不一樣,那是對彼此一生的承諾,關乎自己和自己的未來,關乎對方,也關乎他的家庭,還有兩人以後的子女。至少現在,這個承諾我做不了。”

魏紫很清楚,若決定跟風澹淵成親,意味著這一世她便留在這裡了。

她不回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未來,她放棄在現代所有的夢想和追求!

如風為歡所言,她放棄二十多年的自己,放棄“ashleywei”。

這個決定太沉甸甸了。

風為歡拉著魏紫的手,笑道:“魏姐姐,謝謝你能這麼坦白地跟我說這些。這是你和大哥的事,但我真想你做我大嫂——這也算我的一點小小私心吧。”

“不說這些了,喏,這個送你玩。”魏紫將一個小小的瓶子交到風為歡手裡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指甲油,淡粉色的,適合你。”

“哇,這個顏色真好看!”

“要我幫你塗嗎?”

“好呀!”

*

護膚品和化妝品生意一帆風順之際,魏紫和月神醫做的青黴素失敗了幾次後,也終於在三九天到來之前,進入了最後生產與合成階段。

因要控製溫度,月神醫便讓“百草堂”的學生分批定時去看管實驗室。

魏紫也是每隔一到兩個時辰就去檢查一下。

這兩日輪到五年級和四年級學生看管,由杜子晞和張先生帶隊。

魏紫又見到了葛蔓蔓。

葛蔓蔓狠狠地瞪了魏紫一眼。

魏紫覺得莫名其妙,私下吩咐蘇念:“看緊那個女學生……嗯,找個藉口,讓五年級的女學生都彆來看管實驗室了。”

蘇念應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