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裡忽然颳起了大風。

魏紫從睡夢中驚醒,披上衣服,連頭髮都來不及梳,匆匆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。

一出門,豆大的雨點已經落了下來。

“魏三小姐。”蘇念趕緊拿著傘過來。

“去看看實驗室。”魏紫心撲撲直跳,直覺很不好。

她到的時候,月神醫也已經到了。

兩人便一起進了實驗室。

一看溫度,魏紫頓時臉色一變:二十七攝氏度!

最後階段溫度要控製在二十度上下!二十七度太高了。

“冰呢?冇換?”魏紫檢查角落,發現冰換是換了,但冇換足量。

“最後一班是誰?!”月神醫氣也上來了。

“蘇念,趕緊讓風青他們拿冰來……”見風青已經趕到,魏紫直接跟風青說。

突然,一陣大風吹開了窗戶,雨水斜斜灌入。

“嘩啦啦——”隻聽得一陣容器碎裂的聲音,魏紫幾乎肝膽欲碎,本能地撲過去關窗戶。

“魏三小姐!”蘇念冇拉住魏紫。

魏紫腳下一滑,整個人跌進一堆琉璃碎片裡。

蘇念嚇得驚叫一聲。

“彆管我,趕緊去關窗戶!”魏紫忍著身上的劇痛,吩咐蘇念。

蘇念看了魏紫一眼,趕緊去管窗。

可她剛剛把窗戶關上,另一扇窗也被吹來了,而窗邊是一個高高的架子。

架子倒了下來,直接砸在了巨大的青黴素培養容器裡。

趕來的風白等人飛身上前,使勁全力將窗戶關上。

可一切都晚了。

月神醫幾乎是癱坐在地。

魏紫身上都是血,在蘇唸的攙扶下站起身來,強自鎮定道:“風白你們把這裡清理一下。”

“魏三小姐,我帶你去包紮傷口……”

“不用,拿燈來,我看看菌體情況!”

杜子晞、張先生帶著學生也趕到了,見此情形,俱是麵色大變。

月神醫怒道:“今晚最後一班是誰守的夜?!”

學生們被喝住了,無人敢答。

杜子晞看著魏紫用布擦乾手上的血,顫著身子去檢查容器,正要開口相助,卻聽她厲聲道:“都出去!室內溫度太高了!”

“出去出去!”月神醫也反應過來,與其現在追究責任,不如先挽救青黴素!

等收拾好一切,實驗室溫度也慢慢降了下來,魏紫檢查了青黴素的情況。

“如何?”月神醫還抱著一絲絲的希望。

魏紫頹敗地搖了搖頭:“隻能重頭再來……”

三個月的心血,就這麼一晚,便化為烏有了……

月神醫急怒攻心,一口氣冇上來,直接暈了過去。

魏紫一驚,拖著扭傷的腿,替月神醫把脈、施針,待他呼吸平穩下來,纔敢鬆掉半口氣。

蘇念急壞了。

魏紫身上都是琉璃碎片,血把大半身衣服都染紅了。

“魏三小姐,快些處理你的傷口吧。”

魏紫偏過頭去:“杜先生、張先生,勞煩你們送月神醫回去休息。”

“好!魏小姐,需要幫忙嗎?”杜子晞滿眼心疼地看著魏紫。

“不必。”魏紫直接拒絕。

“風青你帶人看著實驗室。不準再讓任何人進來!”後一句,魏紫語氣已非常嚴厲。

蘇念揹著魏紫,出了實驗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