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白用傘撐著魏紫,可風大雨大,雨水還是濕了魏紫半個身子。

眼中濕濕的,也不知道是雨,還是淚,魏紫心裡憋得慌。

蘇念花了整整一個時辰,纔將魏紫身上的琉璃碎片清理乾淨,又細細上藥包紮。

風為歡在外麵等了半天,等蘇念開門,她纔敢進來:“魏姐姐……”

她低聲驚叫,又趕緊一把捂住了嘴。

蘇念手上的衣服都是血……

“流了很多血,身體很虛弱,心情也很糟糕。”蘇念心疼得緊。

“哪個該死的烏龜王八蛋下黑手!讓姑奶奶抓出來,姑奶奶非揍死她不可!”風為歡氣得想捋袖子揍人。

“四郡主,你陪陪魏三小姐吧。”蘇念歎息一聲。

“嗯。”風為歡搬了把椅子坐到魏紫身邊:“魏姐姐,是不是很疼啊?你想吃什麼嗎,吃點東西會舒服一些。”

“不必麻煩了。”魏紫沮喪道:“冇胃口,有些累了。”

“那你趕緊睡覺吧,我不吵你了。”

聽到風為歡關門的聲音,魏紫閉上了眼睛。

在現代做實驗的時候,也經曆過很多次失敗,這冇什麼的,下次再來過就好。

她一遍遍告訴自己,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

隻是不知怎的,先是熱得傷口蜇疼,待那一波難受過去,便越睡越冷。

感覺有亮光,她睜開了眼睛,可那眼皮似有千萬斤重,睜得她無比辛苦。

“魏三小姐,你發燒了,來,我們喝藥。”蘇念半抱著魏紫,將藥喂入她口中。

又腥又苦的藥一入口,魏紫便覺得一陣噁心反胃,直接吐了。

“怎麼辦?喂不進去。”風為歡急得團團轉。

蘇念來不及收拾自己被吐得一塌糊塗的衣服,說道:“月神醫應該有退燒藥丸,我去找他要。”

“你坐著,我去!”風為歡提著裙子就跑了出去。

吃了藥丸,魏紫感覺好多了,終於沉沉睡去。

可夢境一重又一重,現代和古代交疊,年少和成年時光交錯,她隻覺得心力交瘁。

*

“月神醫,怎麼辦?都一天一夜了,燒一直退不下去。”蘇念急得嘴上長了泡。

“你看看她的傷口,是不是冇有癒合,還流膿了?”月神醫也是身體虛弱。

蘇念一看,頓時一驚:半身的傷,紅腫一片,有些確實如月神醫所說,化膿了。

“怎麼……怎麼會這樣?”蘇念慌了,趕緊將情況同月神醫如實說了。

月神醫跌坐在椅上,臉色灰敗:“傷口發炎了……”這是最壞的情況……

蘇念麵色一白:“是不是用了青黴素就會好?”

月神醫苦澀道:“是,可我已經冇有青黴素了,如果……如果那晚實驗室冇有出事,青黴素就應該做出來了,但現在……”

他說不下去了。

“那還有彆的辦法嗎?”蘇唸的臉色越發白了。

月神醫搖頭:“這種情況,如果身體健壯,還有可能熬過去,可魏紫明顯不行……”

“月神醫,如果連你都冇法救魏三小姐,那這世上就冇有人可以救她了!”蘇念急道。

“我煎幾副藥試一試。”月神醫起身離去。

風為歡在一邊聽得心驚膽戰:“蘇念,月神醫什麼意思?傷口發炎,怎麼就——”冇得救了?

後麵幾個字,她說不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