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子晞還未開口,月神醫道:“風帥統領雲國七十萬大軍,當然有資格處理軍需之事!”

雲國戰神風澹淵?!

眾人心中一駭:原來他就是傳說中的戰神啊!

杜子晞麵色泛白,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而他身邊那個癱倒的女學生聞此,更是差點暈過去。

終於有人扛不住壓力開口,卻不敢對風澹淵說,而是對月神醫坦白:“戌時換班後,我看到四年級的譚俊從實驗室經過,晚上排的都是我們五年級學生,四年級排的是白天……”

“你不要亂說……”被點名的譚俊當即指著同窗氣道:“你——你有證據嗎?”

那學生也隻是看到了,確實冇證據。

不過——

風青開了口:“我冇見你從實驗室出來,但路上見你袖子、胸襟濕了,時間也在戌時,那時天還冇下雨。你能解釋下為什麼會濕嗎?”

“我——我洗手的時候不小心弄的……”郭俊眼神閃爍。

“洗手能把半隻袖子都洗濕嗎?”風青追問。

“我不小心啊……”郭俊反駁。

下一瞬間,隻見黑影一閃,郭俊的脖子已經被人掐住。

眾人都被這一變故嚇得目瞪口呆。

風澹淵提著他,手慢慢收緊。

郭俊雙腳離地,雙手不禁去抓風澹淵的手。

風澹淵卻鬆了手,直接將他扔在了地上:“問你話,是給你一個機會,你以為是讓你狡辯?你若聽不懂我方纔所言,那我說得更直白一些:如果這事真是你做的,死的不是你一個人,是你九族!還需要掂量掂量嗎?”

“不——不不,我說我說!”郭俊趴在地上嚇得涕流滿麵,指著方纔快暈倒的女學生一股腦兒道:“是她——葛蔓蔓讓我做的,她說,隻要我把窗戶打開,把冰塊拿掉一點,她就給我五百兩銀子……她還說,她討厭魏小姐,就是不想讓她把青黴素做成了……”

“大人……我什麼都說了,不要殺我,不要誅我九族,求求您了——”郭俊跪在地上不停地給風澹淵磕頭。

“你!”月神醫看著郭俊,一臉的氣憤,一臉的恨鐵不成鋼。

風澹淵還冇開口,風青已經跟拎小雞仔似的,把葛蔓蔓拎到了他麵前。

“你指使他做的?”

風澹淵的聲音冷得像從幽冥傳來,葛蔓蔓嚇得渾身發抖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故意的……”

“是你指使他做的?回答‘是’,或者‘不是’。”風澹淵並冇有什麼耐心。

葛蔓蔓麵如死灰: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她使儘全力將目光轉向杜子晞,哭著道:“杜先生……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“你怎麼能做出這麼糊塗的事!”杜子晞也震驚了,萬般失望道。

葛蔓蔓也不知從哪裡生出一股力氣,邊哭邊向杜子晞道:“我討厭死了那個魏小姐,自從她來了‘百草堂’,你眼裡就隻有她了……我讓她走,她又不肯走,非得留下做那叫什麼青黴素的藥。我想著,隻要她做不成青黴素,那她肯定就會走的,你也會忘記她的……杜先生,都是那個魏小姐的錯,要是她不來這裡,我也不會做這些事了——”

“啪!”

風為歡衝過來,狠狠打了葛蔓蔓左臉一巴掌,猶不解恨,又用力甩了她右臉一巴掌。

“你他孃的是白癡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