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最終,誰都說服不了魏紫。

風澹寧乾脆道:“你要去,行,一起!”

藺軍師在心裡默歎:都是一樣的倔性子。

他隻得默默規劃登陸鳳凰島之事。

風青、風白諸人,都是一等一的好手,他們和魏紫、風澹寧、蘇念坐一艘船。

在他們後麵,還跟著五艘船,船上都是擅水、擅山地戰的精銳將士。

船前行的時候,魏紫聽到一種熟悉的聲音,不由探出頭去。

平靜的海麵上,躍過幾隻灰色的海中動物。

海豚?!

魏紫心念一動,拿出玉琴吹了起來。

悠揚的聲音隨風飄去,海豚叫得越發歡了,緊緊跟著魏紫他們的船隻。

魏紫看清楚了,是海豚群!

不僅如此,它們發出的聲音也迅速在她腦中翻譯完成,她可以與它們對話了。

魏紫繼續吹著玉琴,帶著海豚一起走。

這一次,她怕是需要它們幫忙的。

距離鳳凰島還有幾公裡遠的時候,為隱蔽身形,魏紫他們從大船而下,坐上了小船。

“魏三小姐,它們還跟著我們!”蘇念吃驚地看著海豚群。

“跟著吧。”魏紫淡笑道。

一隻膽大一些海豚竟在魏紫所坐的小船邊冒出了腦袋。

魏紫低聲用海豚語跟它打了招呼。

海豚高興地叫了幾聲,魏紫伸出手,摸了摸它的頭,又跟它說了些話。

而海豚,竟親吻了魏紫的手!

蘇念和風澹寧看呆了。

這時候,那隻海豚沉入了海底,其他海豚也迅速隱了下去。

很快的,魏紫他們的小船便靠了岸。

拿出手機,魏紫連接手環。

圖標顯示連接上了!

她心中一喜:手環有信號,所以很大的概率,手環在風澹淵手上,他是平安的。

與此同時,手環上的地形圖也很快傳到了手機上。

魏紫集中全部精力,記住地形和每一條河、路。

鳳凰島上,除了海盜,還住著一些被海盜抓來種地的百姓。畢竟,人得吃五穀雜糧,海盜也不例外。

魏紫他們在來之前,都換了東海普通百姓的穿著。因此,若要裝這些被抓來種地的百姓,也不是不可以。

“大哥他們應該在寨子裡,我們是留在外麵等,還是進寨子去?”風澹寧問。

“先看看情況。”

不遠處,幾個農民穿著的漢子正在搬一堆食物,魏紫的意思是先去問問。

風青跟著風澹淵走南闖北多年,會這一代的話,便自告奮勇去問。

魏紫道:“我跟你一起。”連動物語言她都會,這裡的話就算不會說,大致意思肯定是聽得懂的。

兩人上前,風青主動幫忙搬東西,他力氣大,很快便將一堆糧食搬上了車。

農民很感謝他,風青便順理成章地跟他們攀談起來。

“這些東西送寨子裡去嗎?”

“是的啊!以前冇見過你們,臉看著很生——”

“哎,俺們是剛被抓來的。俺們可都是老實人,讓乾活冇事,就怕這裡的大王殺人哩!”

“噓——彆瞎說,彆惹大王生氣,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……你們來得也巧了,今日大王成親,運氣好還能分一杯酒呢!”

“大王成親?”

“你們啥都不知道啊?”

“嘿嘿,俺們才上島不久哩!老哥你給俺們說道說道,彆俺們不懂事惹惱了大王。”

“成!老弟你是個熱心人,俺就跟你說一說。這裡的大王是個女的,姓‘康’,長得好看。前些日子,島上來了些人,裡麵有個長得特彆俊俏的,康大王動了凡心,招那俊俏公子入贅,今日便是大喜之日。”

“那公子有多俊俏啊?”

“俺冇見過真人,但聽說是俊俏得跟畫上神仙似的……哎呦,時候不早了,俺們得送東西去了,老弟,回頭咱再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