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感覺到風澹淵停了動作,魏紫伸過手去:“我自己來吧——”

下一瞬間,隻覺天旋地轉,待她回過神來,人已經被放在了床上。

眼前是風澹淵放大的俊顏和一雙燃著熊熊火焰的深邃雙眸。

冇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,紅豔的唇立刻吻了下來,與以前清淺纏綿不同,這一次則是充滿了濃濃的欲(yu)望。

唇齒毫不猶豫撬開她的,用力地與她交纏。

大手似要找尋那落下的水珠一般,扯開她的衣襟,直接撫了上去。

感受到掌上滑膩綿軟的觸感,風澹淵腦中最後一根弦也斷了。

隻剩一個念頭:他想要她。

紅唇離了已被吻得微腫的唇,迅速往下,順著她細細的脖頸,停留在她鎖骨上,一個用力,便有了曖昧的紅印。

“住手……住嘴——”趁著嘴能說話,魏紫一邊大口大口地吸氣,一邊用手去推風澹淵。

他要胡來,也得看時間地點啊!

“不要。”低低的暗啞聲音,含糊卻又堅定。

“不行!”魏紫推不開他,隻能將手按在他後頸的穴位上:“真的不行。”

感覺到隱隱的刺痛,風澹淵的理智回來了一些:“為什麼不行?”

“你——你冇有洗澡!”魏紫也是被氣塗了。

“那我去洗澡。”

“不是……你是來拿地圖的!”

風澹淵終於停了動作,緩了許久才壓下對她無儘的渴望。

“你是大夫,難道不清楚,這種事被打斷很傷身體的?”他幽怨道。

“知道我是大夫,那你放心,傷不了你身體。”魏紫用儘全力將他推開,迅速掩上了衣襟。

風澹淵緩緩坐起身來,漆黑的雙眸卻仍一動不動地看著魏紫。

“你——你坐那邊去。”魏紫警惕地看著他。

風澹淵倒笑了:“我要動你,坐哪裡都能動。”又緩緩道:“你不願意嗎?”

魏紫搖了搖頭:“不是。”有晴人做快樂事,來自現代的她不會拘泥這些的。

風澹淵湊過身來,吻了吻她的額頭:“怕我被人說荒淫?”

魏紫點了點頭:“也不都是,今晚你有正事。”

“那下次冇正事的時候就可以了是嗎?”風澹淵舉一反三,反應迅速。

魏紫不禁無語:“你能不能多想些有意義的事?”

“這事還不夠有意義嗎?”風澹淵反問。

魏紫:“……”

她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了,便道:“你拿了地圖,趕緊去做正事吧。”

風澹淵哀怨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覺得我這個樣子走得出去?”

魏紫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風澹淵隻好用眼神示意了下,魏紫順著他的目光落在他的腰部以下,頓時囧然。

好吧……

“要不要我幫忙?”她問,純粹是出於醫學角度。

“真的?”風澹淵卻激動起來,用手也是可以的……

“用針!”魏紫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歪了。

“那算了……”用針,還不如他用內力呢。

“真不用?”魏紫也知道他這個樣子很難受。

“真不用,你離我遠一點……你去吃飯。”風澹淵自製力再強大,也不是真的柳下惠。

魏紫:“……”

她也餓了,那就吃飯吧。

一下床,她赤著足去找鞋子。

風澹淵直勾勾地看著那雙雪白的小腳在地板上走動,剛剛壓下去一些的邪火,頓時又回來。

這……還不如做成了呢!

得等到什麼時候啊?

風澹淵心中充滿沖天的怨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