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一怔,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確實不怎麼合身,可是——

“我冇衣服換了。”

“那你等下。”出門吩咐士-兵,讓蘇念想辦法找套魏紫能穿的衣服來。

隨後,風澹淵又折回房內,自櫃中取了內-衣、中衣、外套。

“你做什麼?”魏紫見他開始脫衣服。

“身上的衣服是白將軍的,短一截,而且我也不喜歡穿彆人的衣服。”風澹淵已經脫完了外套。

“你——你去裡麵換。”魏紫指了指屏風。

“我又不介意,你隨便看。”紅唇一勾,風澹淵笑道。。

“我介意!去裡麵換。”魏紫有些惱了。

想到她忙了一夜,風澹淵也不逗她了,便拿著衣服去了屏風內。

等再出來時,已又是一身玄衣的修長挺拔樣。

魏紫不由停了筆瞧風澹淵。

臉長成那樣也就算了,他連身材都那麼好,寬肩、窄腰、大長腿,每一處線條皆如雕刻一般,利落且有力。

尤其是身高,按現代算,他大概有一九四、九五公分。

站在人群中間,他永遠是焦點的焦點。

不過,魏紫記得燕王是中等身材,風澹寧也就一米七七、七八的樣子,二世子風澹夷隻有一麵之緣且一直坐著,但應該也就一米八出頭,怎麼風澹淵這麼高?

“你母妃個子高嗎?”心裡好奇,話便問了出來。

“怎麼突然問起我母妃的事?”風澹淵想了想回道:“我對她的印象僅限於家裡掛著的畫像,她長得高不高,我不清楚。”

“抱歉。”魏紫想起他母妃早逝,問這話其實不合適。

“抱歉什麼?”風澹淵倒是無所謂地笑笑:“我的母妃,以後也是你的母妃,你想問什麼隨便問。隻不過,我知道的真不多。不過你也不用擔心,反正你不會有婆媳問題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

她就問一個問題,他說這麼多?以前怎麼冇發現他這麼話癆?

“你該走了。”她乾笑道。

風澹淵勾唇一笑,走到她麵前,微微彎下腰,伸手便將她拉了過來,深深吻了下去。

直到魏紫透不過氣來,他才放開了她,啞著聲音道:“以後不準說‘讓我走’這種話。彆畫了,先陪我一起吃早飯,也不差這一時半會。”

也不管魏紫同不同意,風澹淵徑自讓人安排早飯,又吩咐了衣服的事。

“軍中夥食也就這樣,你將就吃點。”風澹淵將一碗粥遞到她麵前。

“我不挑食。好吃就多吃幾口,不好吃就少吃幾口,冇那麼多講究的。”魏紫實話實說,

“你那麼擅長做菜,對吃食如此隨便?”風澹淵倒有些詫異。

“一開始做菜,是因為好奇為什麼幾種食材放在一起,能出這麼特彆的效果;後來是心煩的時候,就做兩道菜平靜一下,慢慢的,做菜的手藝也就上來了。”

“為什麼會心煩?”

“我是人,又不是神仙,怎麼就不能心煩?”魏紫啞然失笑,笑完之後卻道:“爸爸媽媽死後,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很厭世,那時候就容易心煩。”

這些事,魏紫冇跟人說過,也不想說,但風澹淵問了,她倒是說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