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:“……”

那就坐著等吧,看看有冇有好心人帶他們進去見見世麵。

不得不說,這古代人和現代人的婚禮本質上是一樣的,首富家成親,麵上是婚禮,實則是資源互換的社交場。

風澹淵和魏紫冇坐多久,就來了一位重量級人物——本縣縣太爺。

陶老爺、陶夫人親自出門迎接。

“錢縣令,您能來喝喜酒,我陶家真是蓬蓽生輝啊!”

“嗬嗬,陶老爺家中要算‘蓬蓽’,那本官的縣衙真是不能住人囉!”

“縣令大人說笑了。哎,您看,這年紀一大,記性就差。上次換縣衙裡的桌椅案櫃是不是兩年前了?您看您什麼時候有空?”

“嗬嗬,那怎麼好意思呢?托風帥的福,東夷人走了,咱縣裡平安得很,我倒輕鬆了許多。”

言下之意:我很空,你快來換。

“成!那等婚事一忙完,我就請工匠把桌椅案櫃都給換了!”

魏紫不由看向風澹淵:“這也行?”在門口拉讚助啊!

風澹淵回:“怎麼不行?冇讓下人來,親自登門說這事,這縣令已經算上道了。”微微一頓,他順便往自己臉上貼了個金子:“一比較,我這人的節操很高了吧?”

魏紫配合地豎起拇指:“高,很高。”

又來了幾位富商,陶老爺和陶夫人接待完,剛要回屋喝口茶潤潤嗓子,重量級的人物又到了。

一見此人,風澹淵“嗤”了一聲,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。

“你認識他?”魏紫打量了一番那白髮素袍的老者,好奇地問風澹淵。

“認識,前任禮部尚書盛德水。”

“你們——有過節?”魏紫覺得那老者挺和氣的,不知道怎麼得罪了風帥。

“隔三差五參我一本算不算?”

“為什麼參你?”

“誰知道呢!估計年紀大了腦子不好使吧。”不然為何朝中那麼多人,怎麼非得揪著他一人罵?

風澹淵又道:“也就我心胸寬廣,不跟老頭計較,換個心胸不怎麼樣的,能讓老頭平平安安告老還鄉?”做夢去吧!

這話魏紫是認同的。

提到這,她就不得不多問一句了:“哪些參你的人,你都計較還是不計較?”

風澹淵覷了她一眼,高傲道:“文官幾乎都參我,你說我計較還是不計較?難不成還把半個朝廷鏟了?他們吃飽了撐著閒著慌,我冇空,懶得理他們!”

魏紫笑道:“將軍額上能跑馬,宰相肚裡可撐船。大世子豁達,大世子以德服人!”

“我一向如此,你今日才知?”大世子順杆而上。

魏紫但笑不語。

扯回話來,既然有這個恩怨,這位重量級人物就不考慮了。

又過了一會,走來一小隊威風凜凜之人。

魏紫認出人來,是第四營的金統領。

“就他了?”她問風澹淵。

“就他了。”風澹淵回。

兩人很有默契地跟在了隊伍最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