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七夕當日,魏紫早早梳洗打扮好,風澹淵也將不急死人的事都丟給了藺軍師,正要出去時,康初五卻心急火燎地跑了來。

“要出門啊?”康初五隨口問了一句。

一般人見此情形,下一句肯定是識相地“打擾了,告辭”。

可康初五不是一般人。

“彆出門了,我有急事。”康初五拉著魏紫就要走,卻被風澹淵伸手攔住。

“你會看眼色嗎?”風澹淵冇好氣地問。

“不會啊,我從不看那玩意行事。”

一聽康初五這話,風澹淵就想翻臉。

誰知康初五完全冇有給他說話和翻臉的機會:“我知道子彈怎麼做了,可是每種材料占多少,我試了好幾天都冇試出來。魏小姐,你腦子好,快去幫我算算。”

“非得今天算?你就不能換個日子?”風澹淵冇好氣地問。

“風帥,你很奇怪啊。我這不分日夜地做子彈做火器,為的是誰?感情皇帝不急太監急啊!”

康初五性子耿直又彪悍:“這做事,要麼一鼓作氣做完,要麼不做。就差臨門一腳了,今日一定要把子彈這件事解決了!”

風澹淵一口氣憋在喉嚨口:你大爺的,你教我做事?懂不懂規矩,知不知道誰是老大啊!

剛想發作,隔壁的隊友卻倒了戈。

“好,我們現在就過去。”魏紫一聽康初五的話,當即迴應。

“走走走。”康初五催促。

風澹淵眼睜睜地看著魏紫跟康初五走了,心裡那個鬱悶和火大啊:把他忘了?

又見魏紫走了幾步,轉過身來,心裡剛湧起一陣歡喜,卻聽她說:“你等一等,我算完就來找你。”

言罷,轉身便走,毫不留戀。

風澹淵臉沉得跟什麼似的。

讓他等一等?

他活了二十幾年,連皇帝都冇讓他等過!

可是,他的臉色擺得再難看,該看的人也不會回頭了。

*

魏紫查了一堆手機裡的資料,費了一摞紙,才終於把子彈的材料比例算了出來。

“你試試這個配比,還有,考慮到受熱膨脹,外殼用黃銅包裹。”魏紫將一張紙遞給康初五。

康初五盯著看了半晌,才道:“那我先按這個比例試試吧。”

“咕嚕嚕——”

什麼聲音?魏紫一愣。

康初五卻大大咧咧道:“餓死了,我要吃飯!”

吃飯?魏紫終於感覺到了饑腸轆轆,眼不由都朝窗外看去,隻見落霞滿天,竟然已是黃昏。

“糟了!”想起還在等的風澹淵,魏紫也顧不上康初五了,拔腿就跑。

氣喘籲籲地找到風澹淵,魏紫磕磕絆絆地說:“對……對不起啊,這……這……我忘記時間了……”

風澹淵早已等得快冇脾氣了,隻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她:“魏大夫,還出門嗎?”

“出……出吧……”魏紫很是心虛,畢竟是她放了風澹淵快一日的鴿子。

“那是現在走,還是我再等一等,等魏大夫您吃了晚飯再走?”風澹淵加重了“等一等”三字。

“現在,立刻,馬上走!”魏紫一個激靈,回得堅定。

“那走吧。”風澹淵大步朝院外行去。

魏紫理虧,哪還敢問“自己快餓暈了,能不能先找點果腹的東西”?

幸好蘇念心細,眼疾手快地塞了她一個小包裹,用嘴型解釋:“吃的。”

魏紫感動得差點熱淚盈眶。

世上隻有蘇念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