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比賽開始。

葛小姐和她的女伴彈得中規中矩,在魏紫聽來,溫吞吞的,也冇有《高山流水》那種蕩氣迴腸、知音難覓情感。

一曲罷,掌聲寥寥。

緊接著上場的是虞曼珠和她的一位閨中好友。

陶公子在下麵用力鼓掌,替她加油鼓勁。

陶公子身邊還站著幾位男子,其中一位的目光不在台上,卻黏在了魏紫身上。

感覺有人注視自己,魏紫環顧四周,不其然見到了有幾分相熟之人:杜子晞。

青黴素與葛蔓蔓之事,風為歡同她說過詳情,自然也提到了杜子晞。

事情源起杜子晞,風澹淵大怒之下,命月神醫將他逐出了百草堂。

魏紫醒後,便不曾見過他。

兩人連君子之交都算不上。隻是一個相識之人罷了,他的心思她不關心,以後也不會再有交集。

不過,既然見了麵,也不好裝作不相識,魏紫便微微朝他點了點頭,目光便又轉回到了台上。

杜子晞見此,剛亮起光芒的眼頓時暗淡下去,裡麵有掩不住的失落。

當日的事,是他對不住她,他愧疚;但被迫離開百草堂,他卻是有怨的。冇有給他改錯和補償的機會,一言堂就讓他走,他不服。

更何況,感情的事不是說停下來就能停下來的。

他喜歡魏紫的心一直冇變——即便他母親一次又一次地催促他定下親事來。

正惆悵間,杜子晞陡然覺得氣場不對,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籠罩了周身。

隨後,他看到了風澹淵。

方纔他滿眼滿心皆是魏紫,竟冇發現她身邊站著的高挺男子。

待看清了,杜子晞心中又駭又怒。

駭的是風澹淵淩厲如刀剮的眼神,怒的是當日他毫不留情地將自己逐出百草堂。

隻是,為什麼風澹淵會和魏紫在一起?

風澹淵已經收回了目光。他與魏紫站於一處,男的俊美無儔,女的明豔絕世,真乃一對無瑕璧人。

杜子晞的臉色有些發白。

難道他們是……

不可能!魏紫隻是一位大夫,而風澹淵身份尊貴,權勢滔天,能成為他妻子的人,必定也是王侯將相出身,門當戶對。

所以——

魏紫是風澹淵的外室?

杜子晞的臉色越發白了,拳頭亦不由握緊:他心中神女一般的魏紫,怎麼可能去做人外室?定是那又狂又傲又霸道的風澹淵逼迫的!

欺人太甚!

他,絕不能容忍魏紫如此遭人侮辱!若……若是她願意,他可違背母命,風風光光迎娶她過門!

如水一般的琴聲悠揚響起,向來熱衷於琴棋書畫的杜子晞,卻一點都聽不進去,心中想的皆是風澹淵的可惡、魏紫的可憐,還有他一定要相救魏紫的執念。

隻不過,杜子晞的這番心思,魏紫並不知曉。此時,她正認認真真聽著虞曼珠的琴聲。

不得不說,琴藝非常高超,若放在現代,絕對屬於名家了。

虞曼珠……現代的“虞曼珠”,出身巨賈之家,自小受精英教育,學貫中西,無論是西洋樂器,還是傳統的琴箏,乃至琵琶都是擅長的。

魏紫看向台上女子的眼神中,滿是疑問與探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