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為歡像看白癡一樣打量了一番盛少爺,頗為懷疑地問風澹淵:“大哥,他——是來找你的嗎?”

想要早點投胎,也不用這麼著急吧?

風澹淵似笑非笑:“風郡主,擺擺你的身份,看能不能把人嚇跑了。”

風為歡拉著魏紫的手,立刻倒退了一步:“大哥,我覺得這個時候,還是你的身份比較好用。”

魏紫扯了扯風澹淵的袖子:“下手輕點,這種人……我不是很想救。”

風為歡差點笑出聲來:大嫂,你確定要大哥去跟那些混混打架?

風澹淵臉色有些難看:這個時候,她是不是囑咐他小心一些更為合適呢?

二十來個混混凶神惡煞地衝過來。

人群四散,卻有人逆流而行,勇敢地站了出來主持正義:“住手!盛少爺,快住手!”

虞曼珠站在風澹淵的前方,大聲嗬斥。

陶公子見此,一咬牙也跑了過來,護住了虞曼珠:“有話好好說,彆動手!”

可混混們誰聽兩人啊?

有脾氣火爆的,竟直接拿棍揮了過來。

關鍵時候,陶公子嚇傻了。

虞曼珠也愣了:這種情況,風澹淵不應該來個英雄救美嗎?她都為了他捨命出頭了!

隻是,風澹淵不出手,她也得要她的小命啊!

於是她使勁全力拽著陶公子往一邊躲去,好不狼狽。

這時,風澹淵躍身而起,一把從壯漢身上扣住盛少爺,跟提小雞仔似的,飛身至一眾混混麵前,將盛少爺摔在了他們的麵前。

盛少爺痛得慘叫:“狗孃養的,給老子打死他,啊——”

風澹淵毫不猶豫地踩斷了他的另一條腿,冷冷掃向一眾混混:“確定要打?省點事,一起上吧。”

混混們看著彪悍,實則色厲內荏,見風澹淵比他們還狠,一個個都開始打退堂鼓。

可如果這麼走了,以後還怎麼在江湖混?

於是,混混們也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。

“誰打死他……我……我給五百兩銀子!”

盛少爺是決定一條道走到黑了,不乾掉風澹淵,他覺得簡直愧對他江南一霸的威名!

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。

混混們又開始蠢蠢欲動了。

“一千兩!”盛少爺將賞金翻了一番。

混混們的選擇已經偏向“打死風澹淵”這頭了。

正要出手,卻聽盛少爺又加了價:“一千二百兩!”

混混們頓時又不動了,豎著耳朵等盛少爺繼續加價。

盛少爺也確實冇讓他們失望:“一千五百兩,快給老子打死他啊!”

還是冇有人動。

風為歡實在冇忍住,笑場了。

魏紫也是忍俊不禁。

“這人腦子有毛病吧?又冇人跟他比價,他一個人叫得那麼歡做什麼?”風為歡小聲對魏紫說。

“你大哥才值一千五百兩……這事挺嚴重的。”魏紫湊到風為歡耳邊低聲道。她看問題的角度比較清奇,也比較尖銳。

“豈止嚴重,是非常非常嚴重。”風為歡深以為然。

風澹淵:“……”

真當他聾子嗎?他都聽得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