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城南薑家。

蘇念和風為歡跟著急竄的老鼠,很快便來到了離薑老夫人住處不遠的院子。

此時,院子裡已經有不少動物。貓,狗在撞門,一隻隻鳥兒用嘴啄著門窗。

而屋子裡傳出一陣熟悉的樂聲,時斷時續。

“誰在吹琴……”

風為歡話音未落,蘇念已經衝到門口用力撞門。

可門撞不開。

她立刻抽出身上削鐵如泥的匕首,施展內勁,用力砍了下去。

“吧嗒”一聲,鎖直接裂成兩段,蘇念一腳踹開了門。

魏紫坐在門邊的角落裡,閉目吹著玉琴,一臉冷汗,唇瓣發白,而她的另一隻手握著一枚簪子,簪子刺進大腿,不住滲出的鮮血已經染紅了一大片裙子。

“魏小姐!”蘇念嚇得差點魂飛魄散,趕緊去扶魏紫。

見站一邊想要靠近魏紫,卻不敢靠近的杜子晞,她恨恨道:“滾開!”

“魏姐姐!”

風為歡衝進來,見到這一幕也驚呆了,隨後對杜子晞怒道:“你陷害魏姐姐?”

杜子晞百口莫辯,也不敢相辯,隻道:“魏小姐中了毒,得趕緊替她解毒,還有她腿上的傷——”

“不用你假惺惺裝好人!”風為歡俯下shen子,幫忙將魏紫扶到蘇唸的背上。

三人趕緊出了這是非之地。

“蘇念,現在怎麼辦?”風為歡嚇得六神無主,她冇有經驗處理這樣的事。

“四郡主,你讓風青他們進來,我們得趕緊帶魏小姐離開這裡……”

“蘇念……我怕撐不到離開這裡……”魏紫強忍身上的熱意,低聲道。

“魏小姐,這到底是什麼毒?你能解嗎?”

“催情藥,烈性的……我暫時解不了——”

“什麼?!”蘇念和風為歡一聽,更加慌了。

“要是……要是解不了,會怎樣啊?”風為歡的腦子已經快成一團漿糊。

她看過無數的話本,話本裡也提過這種下作的東西,她大概知道怎麼回事,可此刻她卻又不敢相信會那樣。

“血管爆裂,死……”魏紫咬著牙說,她的神誌已越來越迷糊了。

“那現在怎麼辦?”蘇念急得落了淚,她揹著魏紫,能感受到她燙得跟火一樣的身子。

“把我放進水裡……先散熱……我開個藥方,抓藥……試試能不能壓下去……”魏紫說出這些話,已經快到忍耐極限了。

“那——那我們去找薑老夫人,行嗎?”蘇念聽得出魏紫快撐不住了,也隻能出下策。她不相信薑家這裡的一切,可也彆無選擇。

“好……”魏紫低低地說。

“四郡主,快去喊風青他們進來。”蘇念一咬牙,揹著魏紫朝薑老夫人的住處掠身而去。

風為歡提著裙子就往門口跑。

薑老夫人一見蘇念揹著魏紫進來,神色一變,正要開口,卻見蘇念一個暗勁便將門關上了。

“薑老夫人,借淨房一用。”

“這邊。”薑老夫人壓下各種情緒,趕緊帶著兩人入了淨房。

蘇念小心翼翼地將魏紫放進浴桶裡,然後一狠心,直接將另一邊的半缸水倒在了魏紫身上。

“你做什麼?”薑老夫人還未看清魏紫的樣子,見蘇念拿水澆魏紫,立刻急了。

“魏小姐中了毒。水不夠,請老夫人讓人提水來,越多越好。”蘇念已經冇時間解釋了。

而這時,薑老夫人也看到了魏紫的樣子,又聽蘇念這麼說,哪還能不明白髮生了何事?

她也冇時間再多想,轉身就去吩咐親信嬤嬤趕提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