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槍和子彈,無論如何得抓緊。

魏紫是盯著風澹淵寫信給皇帝的。

“最快兩日,最慢三日,燕王就會收到皇上的聖旨。但燕王也不一定能把金屬的純度提得更高。這幾日(ri),你把心思鬆一鬆,事情急不得。”風澹淵寬慰她。

“以前是不急,現在必須得急。其一,我們必須在虞曼珠之前,把槍做出來,她家裡有貨物生意往來,做槍這件事她比我懂;其二,讓我成為功夫高手是晚了,先天不足,隻能靠後天補一補,把槍法練得好一些,我自保能力也強一點。”

魏紫現在的危機感非常深,她這副弱不禁風的身子,實在太拖後腿了。

“要不,我教你幾招防身的?”風澹淵也知道虞曼珠這件事對魏紫刺激很大,那些“有他在,她再廢柴都沒關係”之類的話就不必說了,魏紫不信,他也冇底氣把她護得連風都吹不到。

“你那功夫我練不來,還是讓蘇念教我吧。”

風澹淵無語,能得他一招半式的指點,風宿他們簡直感激涕零,他都準備手把手教她了,她竟嫌棄。

“魏小姐,三世子來了。”蘇念在門口稟報。

“好,我這就過去。”

風澹淵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她走到門口,腿都還冇利索,直接將半個身子掛在了蘇念身上。

“回來。你一個傷員走什麼走,讓風澹寧來這裡說話。”風澹淵冇好氣道。

“在你這裡?”魏紫指了指屋子,有些不確定,他並不喜歡彆人入他私人住處,即便是親弟弟。

“這是你外祖母送給你的宅子,你的地方,我隻是暫住。”風澹淵無奈更正。

魏紫一聽,也覺得是這個理:“那請三世子來這裡說話。”

風澹寧來得很快,身後還跟著拎了兩個大箱子的風羽。

“我的人,是給你這麼使喚的?”風澹淵一看就來氣。

“不是使喚,是幫忙,風羽熱心腸。”風澹寧乾笑兩聲,頭一歪,目光已經落在魏紫身上。

“魏小姐,聽說你生病了,好些了嗎?我最近得了兩支老山參,你拿去補補身子。”

風澹寧從大箱子裡拿出一個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盒子,遞給魏紫,又指了指箱子裡另外的東西:“還有一些零嘴吃食,我都嘗過的,味道不錯;還有一些話本,你養病覺得悶,就拿來打發打發時間;還有幾個木頭小人,送你玩……”

風澹淵簡直忍無可忍,這小子到底是來做什麼的?

“她都多大了——”還玩木頭小人?

這話還未說完,就被打斷了。

“好玩嗎?我瞧瞧。”魏紫伸長了脖子,腦袋往箱子裡湊去。

“好玩!我演示給你看。”風澹寧眉開眼笑,獻寶似的把一組木人玩偶放在桌上,擰了機關,小人真的動了起來。

這是一組樂人木偶,機關一開,彈琴的彈琴,吹(chui)簫的吹(chui)簫,敲鼓的敲鼓,中間幾個樂姬翩翩起舞,姿勢竟非常流暢,倒著實讓魏紫驚訝手藝的高超。

在現代,魏紫喜歡拚樂高,各款樂高她都有,從低齡款到成年款,搭好了就放在玻璃櫃子裡,一棟彆墅裡有三個房間放的都是她的樂高玩具。

阿姨打掃的時候常說:“你這些玩具可真金貴。寸土寸金的地方,這房子一月租金就得好幾萬呢,你倒拿來擺這些玩具。”

魏紫也就笑笑:“他們可不就是我的房客。”

是啊,一個人略顯孤單,有這些從小陪著她長大的玩具陪著,總好過形單影隻,心裡能好受一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