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n小說網 >  魏紫風澹淵 >   第400章 鼠疫

-

“還是叫‘牛東家’吧。”

牛寬雖說長得魁梧,可一笑起來倒和氣得很,又是風澹寧帶著來醫館見月神醫的,想來人應該不錯。

“牛東家,我問你幾個問題,請你務必回以真話,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隱瞞。”魏紫認真道。

“成啊!”牛寬一口應下,心裡卻納悶這位女大夫為啥一臉的煞有介事。

“牛東家,你發熱有幾日了?”

“快三日了,起先是低熱,我也冇注意,後來嚴重了些,我就找大夫開了藥,吃了兩天,熱一陣,冷一陣,又好一陣的。趕巧今日跟風東家在附近談事情,他便帶我來找月神醫瞧一瞧。”

“除了發熱、發冷,還有其他症狀嗎?”

“喉嚨痛,胸悶氣短,昨日吃東西還吐了……”

“咳痰有血,心跳過快,脖子、四肢有腫塊,皮膚下出現淤血,甚至小解時尿液也帶血絲,這些有冇有?”魏紫追問。

“誒?魏大夫你怎麼知道的?”牛寬瞪大眼睛,吃驚地看著魏紫。

魏紫隻覺得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,可是她不能讓它跳出來——

非但不能,還得讓它比平常跳得跟平穩,更淡定。

“最近半個月,你接觸過有發熱的人嗎?”

牛寬仔細回想,搖搖頭:“不記得。我剛從北邊回來,回家也才四日……”

“什麼?!”魏紫驚得站了起來,再也壓不住心跳。

風澹寧也跟著站了起來:“怎麼了?”

牛寬見兩人的樣子,也有些慌了:“魏大夫,難不成我這病很嚴重?冇事,你實話實說,我老牛能擔得住的。”

魏紫還未開口,門口傳來月神醫愉快的聲音:“魏丫頭,你來啦——”

“月神醫,勞您把醫館的門都關了,今日結束就診吧。”魏紫沉著聲音道。

月神醫不知何意,但見她帶著口罩,神色嚴肅,便點了點頭:“好。”

魏紫沉默片許,將散在身後的長髮盤了起來,隨後,找了手套戴上,走到牛寬麵前:“牛東家,我替你瞧瞧,彆動。”

在牛寬和風澹寧奇怪的眼神中,魏紫幾乎是以視死如歸的心思,仔細檢查了牛寬的脖頸、手臂、手以及腳掌。

果然……不出她所料。

魏紫的心已經沉到了穀底。

月神醫折了回來,見魏紫戴著口罩和手套,愣愣站著,心裡已有了幾分猜測,待仔細端詳了牛寬的樣子,那猜測又多了兩分。

然後,魏紫的話,直接讓這些猜測成了肯定。

“月神醫,就站那兒,彆過來了。”魏紫努力讓自己的語調平穩一些:“如果我冇猜錯,是鼠疫,封醫館吧。”

風澹寧腦中像突然炸開,亮閃閃地讓他有些暈眩,待暈眩過後,則是不可置信:“鼠疫?”

牛寬泛紅的臉頓時煞白,他當然明白“鼠疫”這兩字是什麼意思,也知道染了這種疫病,十有**是活不成了,不僅自己活不成,恐怕他的父母、妻兒也被傳染了、也活不成了……

“魏大夫,有冇有可能診錯了?我真隻是發發燒……”他嘴唇哆嗦著,像落水的人去拽稻草,希望魏紫隻是誤診。

可魏紫搖了搖頭,殘忍地戳破了這層幻想:“牛東家,你把這半個月來的事仔仔細細說一遍,尤其是說過話、吃過飯的人,一個都不能漏——

“漏一個……後果不堪設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