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牛寬渾身發軟,竟說不出話來。

月神醫亦是愣在當場。

唯有魏紫腦子轉得飛快,她在梳理挽救措施:

“月神醫,鼠疫病患交給我,你幫忙做口罩、防護衣,準備消毒藥水和藥材,現在能準備多少就準備多少,越快越好,錢若不夠,你去找蘇念,我暫時怕是出不去了。”

“找個寫字快的大夫來,請他記下這段時間跟牛東家接觸過的人,再把資料交給風澹淵,務必請他迅速找到這些人。如果能將人送過來,就送過來,如果不行,找個地方集中安置。”

“還有,屯一批糧食,如果……如果情況嚴重,可能要封城,務必穩定民心,保證老百姓的衣食無憂。暫時這些,等下我再補充吧。”

月神醫深深看著魏紫,重重點了頭,然後輕歎一聲:“魏丫頭,那你呢?”

風澹寧的目光亦落在魏紫身上,眸中存同樣的問題。

她將牛東家和他單獨帶到這裡,應該是猜到了鼠疫的可能。

鼠疫……是瘟疫吧,瘟疫會傳染,會死人啊,可她卻連一點猶豫都冇有,就這麼和病患待在了一起。

魏紫苦笑:“我啊?已經是接觸過患者的人了,與其擔心自己,不如放寬了心,好好救治病患。不說了,月神醫,我們各忙各的吧。”

完了,她又加了一句:“我支開了蘇念,你若看到她,尋個藉口彆讓她進來。”

月神醫“嗯”了一聲,走得快速而決絕。

得跟瘟疫搶時間這個道理,他很清楚。

一時之間,屋子裡隻剩下魏紫和風澹寧、牛寬三人。

牛寬還是不太敢確定,自己真得了鼠疫:“魏大夫,這瘟疫能治好嗎?”

其實這個問題他隱隱是有答案的,走南闖北這麼多年,一場瘟疫下來,十室九空,足見瘟疫的可怕程度。

但不管怎麼樣,總得說些什麼吧?他心底慌得厲害啊!

“能的,我有三成把握治癒鼠疫,但希望牛東家配合。”

三成把握,聽著也許不高,可在古代,對死亡率接近**成的鼠疫來說,這已經很高了。

在現代,魏紫經曆過兩次影響全國的傳染疫情,第一場爆發時,她還小,國家防控到位,疫情很快結束;第二次更為嚴重,是全球性的大爆發,範圍廣,時間也久,但由於第一場疫情的經驗以及舉國之力、萬眾一心的防疫工作,疫情終被控製了。

也正是因為第二場疫情,她走出了法醫手術室,重新回到了普通醫生崗位。

根據她的博士論文,她也著手研究中草藥對瘟疫的預防、治療效果。

事實證明,確實有幾種草藥的成分,是能夠控製瘟疫的,控製之後,依靠人體自身免疫力,打敗瘟疫病毒。

但是,這個結論還未進入臨床試驗,她便來了這裡。

不過在言笑的手機裡,有她往後數十年的醫學論文,論文裡詳細記錄了試驗過程和結論。

所以,她回答牛寬的是三成。

原本有五成的成功機會,因為中草藥隻能治標不能治本,最終痊癒還得靠自身免疫力,所以又減了兩成機會,保守估計是三成。

牛東家眼中也有失望之意:“三成啊……”那就是七成還會死嗎?他死,他牛家上上下下、老老小小也會死……

風澹寧倒已經緩過來了,頗為樂觀地說:“現在是三成,但有魏大夫和月神醫在,辦法肯定越來越多,到時候就不止三成了。”

魏紫點點頭:“是。”

這話倒不是安慰,而是真的,她還真機緣巧合留了後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