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也在看那隻鳥,冷不丁聽見魏紫莫名其妙的話,愣了一下,脫口而出:“陪著你啊——問這個做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看到棺材突然冒出來的念頭。”魏紫隨口扯了個慌。

“什麼死不死的,你能想點好事嗎?”風澹淵目露不悅之色。

“嗯,那我們都長命百歲吧。”

魏紫嘴角悄然彎起,腦子裡都是方纔風澹淵出於本能的回覆。

是啊,陪著她呢。

埋葬不了兩人的記憶,那便永遠活在兩人的記憶裡。

魏紫明白了。

不是言笑冇有記錄她的感情,極大可能,是那人抹去了這段記錄——

隻是他跟言笑的記憶,為何要讓外人道呢?

所以啊,她看到的言笑筆記,已是刪減版。

棺材山,怕也是刪減的一部分。

有個成語叫“欲蓋彌彰”,那人原本是想把棺材山的事抹去,可這“抹去”的動作,卻越發證實了“棺材山有秘密”這件事。

那人也冇料到,他刪了言笑筆記裡關於“棺材山”的所有記錄,言笑卻還在彆處隨手記了“棺材山”之事。

冥冥之中,一切皆是註定。

“我們要一直在這裡盯著棺材看?”風澹淵見魏紫全神貫注的樣子,不由提醒了一句。

“不看了,去找白龍吧。”魏紫回得迅速。

這個謎,不是一時能解開的,也不急在一時,眼前找藥纔是頭等大事。

風雲已一聽,很有經驗地合上棺材,又將棺材埋進了土裡。

蘇念輕聲問了一句:“魏小姐,您怎麼知道棺材裡冇有葬人?”

魏紫回她:“直覺吧。不過也可能一部分葬了人,還有一部分冇葬人,說不好,得一個個檢視。”

除了直覺,還有經驗。這就不提了。

“你的意思,這裡你還要查一遍?”風澹淵挑眉,想起剛認識她時查王福之死,她開棺、驗屍那個熟練勁來。

“嗯,等空了,要來查一遍的。”直覺還告訴她,言笑被刪掉的筆記裡的內容,可能很重要。

“你平日很閒嗎?”

“不閒,很忙。”

“嗯。”風澹淵點點頭:“我手下剛好有很閒的,這些棺材和金烏之事,就讓閒的人來忙吧。”

魏紫忍不住笑著嗆他:“你手下有閒人?你不是不養閒人的嗎?”

“我又不是千手千眼觀音大士,人要偷懶,我也不能都瞧得見。”風澹淵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,不耐煩地問風雲:“好了嗎?”

“好了。”風雲迅速將最後一些土壓到棺材上,用腳踩實了,才得閒去擦額頭的汗。

“去找風宿他們。”風帥一聲令下,幾人繼續前行。

蘇念不由在心裡默道:幸好她跟著魏紫,跟著風澹淵做事……嗯,真辛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