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和蘇念連夜收拾行裝。

次日一早,魏紫將手頭一半的泥和一些變異蔓芫送去了月神醫處,告知月神醫培育之法。

“我也不知這些泥能用幾次,故而用它種出來的蔓芫隻能救急。”

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月神醫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,他後退兩步,對著魏紫行了一個大禮。

魏紫趕緊去扶:“月神醫,您這是做什麼?”

月神醫道:“世人皆是‘奇貨可居’,可你卻毫無保留地將青黴素、鏈黴素這些抗生素的製作之法,毫無保留地同我分享,甚至還將這神奇之物交予我。魏大夫,我敬佩你!”

魏紫卻道:“醫學的進步,本就是靠同僚之間相互學習與合作,我隻是做一個醫者該做的事罷了。”笑了笑,她又道:“要論坦蕩程度,您建立百草堂,將醫術傾囊相授於每一位學生,這才真值得敬佩。”

“不瞞您說,此次前來江南,我一為青黴素,二便是為了您的醫學館。我有誌建醫學院,想來偷師呢。”

“哦?那你如今可有想法了?”月神醫問道。

“嗯,有一些了。”魏紫點頭。

“好,等你建成醫學院,老頭子我一定要來帝都瞧一瞧。”

“您不來,我都會邀您來。”魏紫笑道。

“一言為定。”

“一言為定!”

*

下午,魏紫又去看了薑老夫人。

薑家閉戶,她也隻在門口與薑老夫人遠遠道了彆。

薑老夫人當場落淚,魏紫亦是紅了眼。

此番離去,真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了。

第三日一早,魏紫便與風澹淵一同啟程。

同行的還有風澹寧、風為歡、康初五等人。

風為歡自不必說了,本就是逃婚來投奔風澹淵的,如今風澹淵回帝都,她也冇理由再留下來。

至於風澹寧,自魏紫給他用了變異蔓芫後,身體便逐漸恢複,如今也隻要安心休養便可。按風澹淵的意思是等他完全康複,再派人送他回去。

可他死活要跟著一起走,風澹淵不想理他,魏紫查了他身體狀況,說路上養也成,到燕王府肯定活蹦亂跳了。

那就一起走吧。

至於康初五,則是要跟燕王對下武器製作的事,故而也順路一起了。

離開江南時,滿目還是五顏六色的秋色。

一路向北,樹上的葉子越來越少。

臨近帝都時,樹光禿禿的,皆是蕭瑟之景。

入帝都那日,恰逢今年第一場雪落下。

魏紫站在雪中,突然有些恍惚:去年下雪的時候,她來了這裡,如今一年過去了。

厚重的披風罩住了她。

她一抬頭,看到風澹淵如畫一般的眉目。

“雪下大了,回馬車上吧。”風澹淵替她繫好頸下的帶子,柔聲道。

魏紫搖搖頭,指著馬:“我想騎馬。我一個人騎。”

風澹淵怕她冷,微一猶豫,卻還是點了頭:“好。”

知道風澹淵擔心,魏紫騎得並不快。

隻是騎了一會兒,才知道自己逞強了。

太冷了。

握著韁繩的手凍得僵硬,臉也彷彿不是自己的了,渾身經不住發抖,吸一口氣隻覺透心涼——裡裡外外都冷透了。

正猶豫著要不要回馬車裡,陡然竄出一個身影來。

魏紫心一抖,趕緊拉回韁繩。

幸好馬不快,停得也快,並未踩到人。

“行行好,給口吃的吧,孩子餓得不行了……”是一個臉凍得通紅,頭髮亂糟糟的婦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