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燕王府院落重重,一如既往地大得冇邊。

魏紫跟著風澹淵走了許久,纔到風老夫人所住的“瑞福堂”。

雪還未停,跟柳絮似的飄得優哉遊哉。

雖說天寒地凍,瑞福堂的院子裡倒是很熱鬨,魏紫老遠就聽見了歡聲笑語。

“小羽真厲害,撿了鳥兒快來!”是風老夫人的聲音。

“小鳥,飛,高高。”

稚嫩的童音,奶聲奶氣,發音也不標準,可魏紫卻聽得莫名酸了鼻子。

不管如何,孩子是從她肚子裡出來的,母子終究連心。

她不由加快了腳步,急急走到院門口,終於瞧見了細雪裡那個小小的人影。

“太來來,飛,小鳥。”

小傢夥帶著虎頭帽,裹得跟個球似的,胖乎乎的小手抓著一隻木鳶,正搖搖擺擺往前走。

“來,小羽到太奶奶這裡來。”風老夫人慈愛地朝小男孩招手,眼中有擔憂,身子亦是朝前傾,可卻又硬管著腿冇去扶孩子。

“小慢,慢點慢點,彆摔著了。”一位瞧上去三十多歲的婦人彎著腰,在一邊緊張地看著孩子。

魏紫認出人來:是燕王妃,風澹寧和風為歡的母親。

記得去年見燕王妃時,她錦衣華服,頭上金釵步搖熠熠生輝,精緻至極。

今日卻隻穿著普通柔軟的襖子,耳上戴珍珠耳釘,頭上也隻簡單配了一枚同款的珍珠髮簪。

魏紫見她的神情,明白是怕身上的首飾弄傷風嘉羽,才做如此簡單裝扮。

燕王妃,也很喜歡風嘉羽。

魏紫嘴角不由勾起一抹淺笑,被府裡兩位身份最尊貴的夫人疼愛著,想來這大半年風嘉羽一定被照顧得很好。

小傢夥離風老夫人越來越近,步伐也越來越快,突然他膝蓋一彎,整個人朝前撲去。

“小羽!”

“小心!”

“哎——”

風老夫人、燕王妃、魏紫,還有一眾下人,幾乎是同一時間朝孩子跑去。

最後,是離得最近的燕王妃抱起了孩子:“摔疼了冇有?哦——不哭不哭,寶寶乖,奶奶疼你……”

“小紫?!”風老夫人愣了下,很快臉上便是一副欣喜表情:“回來啦!”

魏紫降目光從風嘉羽身上收回,對著風老夫人行了個大禮:“見過老夫人。”

“你這孩子,這麼多禮做什麼?來來來,讓我瞧瞧。”風老夫人拉著魏紫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:“又長好看了不少,就是瘦了,得好好補一補。”

燕王妃聞聲也抱著孩子轉過身來,對魏紫友善一笑:“魏小姐。”

“見過王妃。”魏紫這個禮行得真心實意,因她善待風嘉羽。

“無需多禮。”燕王妃趕緊道。

風老夫人的目光穿過魏紫的肩,去看院門口,果然見一身暗紅衣袍的風澹淵。

“還杵著做什麼?過來讓我瞧瞧!”

風澹淵紅唇一勾,施施然走到風老夫人麵前:“祖母。”

“這次打仗有冇有受傷?”風老夫人感覺眼睛都不夠瞧了,她的大孫子啊!

“冇缺胳膊斷腿。”

“怎麼說話的?”風老夫人眯著眼睛:“我怎麼覺得你又白了些?人家打仗都曬得跟碳似的,你倒好,白白嫩嫩的——”

“老太太,您這是損我呢?”風澹淵忍不住製止風老夫人可能更過分的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