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世子。”燕王妃本應是長輩,卻主動向風澹淵問好。

風澹淵今日心情好,難得地喊了聲:“王妃。”

又見她往門口瞧去,便多說了兩句:“風澹寧和風為歡的馬車慢,還得一炷香的時間才能到。”

“嗯,那兩個孩子,讓世子操心了。”燕王妃感激道。

風為歡離家第二日,風澹淵的信便到了,說路上會有人照看著,出不了事。

燕王妃這才放下心來,不然她肯定追去江南。風澹寧和風為歡可是她心頭肉啊,要有點差池,她怕活都活不下去了。

“也冇操什麼心,他們都是大人了。”風澹淵淡淡回,目光卻落在魏紫臉上:“你想抱孩子?”

打從進這個院子開始,她的視線就冇離開過孩子。

燕王妃也反應過來,細聲細語地對玩著木鳶的小傢夥說:“羽兒,你孃親回來了,抱抱孃親好不好?”

小傢夥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魏紫。

魏紫朝他溫柔一笑,伸出手去。

誰知,小傢夥扭過頭,雙手摟著燕王妃哼哼:“來來抱。”

一點都不給魏紫麵子。

魏紫知道小傢夥不認識她,不讓她抱很正常,便放下手來,對燕王妃笑道:“小羽怕生呢。”

風澹淵蹙眉:“怕什麼生?不懂事。”

長臂一伸,徑直從燕王妃懷裡將孩子撈了過來。

他不會抱孩子,幾乎是拎著孩子。

小傢夥嘴一癟,大哭起來:“來來,來來……”

“淵兒,你做什麼?”風老夫人見孩子哭,心疼萬分。

燕王妃想勸卻又不敢勸,隻道:“羽兒乖,不哭,這是爹爹……”

魏紫真是無語至極,趕緊上前從風澹淵手裡抱走小傢夥:“你嚇到他了。”

小傢夥在魏紫懷裡掙紮,張著雙手朝燕王妃哭:“來來,抱,來來……”

“王妃,麻煩了。”魏紫頗有些尷尬地向燕王妃求助。

“羽兒,奶奶抱抱。”燕王妃跟寶貝似的重新抱走了孩子。

“怎麼你一回來,這家裡就不得安寧?”一道頗為威嚴的聲音傳來。

魏紫心頭一顫,升起不好的預感,果然——

“我管我兒子,關你何事?”風澹淵冷聲道。

“我也管我兒子,你說關你何事?”燕王拔高了音量。

“嗬。”風澹淵冷笑一聲,微微抬了下巴,桃花眼暗沉沉一片,“我可攀不上燕王你這樣的父親。”

“逆子!”燕王怒道。

“可以直接把‘子’去掉,更順耳些。每次都是這麼幾句,你不嫌煩,我聽著耳朵都要長繭子了。”風澹淵毫不留情麵地懟回去。

“統統給我閉嘴!”風老夫人忍無可忍:“你們是嫌我命長,活著礙你們眼了是不是?”

“兒子不敢。”

“孫兒不敢。”

老太太一發威,方纔還劍拔弩張、針鋒相對的兩人,態度和說辭倒是非常一致。

“吵吵吵,一見麵就不得安生,你們到底是父子,還是仇人?我也不求你們父慈子孝,但求彆雞飛狗跳成不成?”風老夫人用柺杖敲著地麵,滿臉怒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