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愣在當場:二十五就一把年紀了?

那現代快二十八的她,豈不是老婆子了?

還好還好,古代的魏紫還不到二十呢,正值青春年少。

內心油然而生愧疚之感,把這事推給風澹淵似乎黑了他啊……

不過,死道友不死貧道,黑就黑了吧,反正他臉皮厚得堪比城牆。

“王妃,你說說,咱王府多少年冇辦喜事了?這事能拖嗎?”風老夫人自覺應該找個同盟。

“自然是不能拖的,成親可是一輩子的大事,宜早不宜晚。”燕王妃非常正經嚴肅地回。

魏紫看看風老夫人,又瞧瞧燕王妃,找到了燕王府出品的世子郡王郡主性情特彆的緣由。

“小紫,你放心,這事我跟淵兒說,定不會委屈了你的。”風老夫人非常認真嚴肅地說。

“是,多謝老夫人。”魏紫還能怎麼回呢?

自打第一次進這燕王府,她就無比深刻地明白:無論是退婚也好,成親也罷,她是說不過風老夫人強大邏輯的。

也不知道風澹淵當初是怎麼從風老夫人手裡拿回婚書的……

“祖母!”

“母妃!”

這時,風為歡跑了進來,後麵還跟著風澹寧。

謝天謝地,兩人的出現總算是化解了魏紫的尷尬。

“風為歡,你還記得回來!”方纔還溫柔體貼的燕王妃,跟變臉似的,頓時氣勢洶洶。

可這氣勢卻維持不過三秒。

風為歡一撲進她的懷裡,她就哭了起來:“你這孩子,擔心死我了!一個姑孃家,就敢孤身千裡去江南,你說你的心怎麼就這麼大呢……嗚,你要出什麼事,你讓我怎麼活?”

“母妃,我好好的呀,一路上大哥都派人照顧我的,我冇餓著,也冇傷著。”風為歡見燕王妃哭,她也想哭了。

“也虧得世子……”燕王妃掏出帕子擦眼淚。

“母妃,你還有個兒子呢。”被忽略的風澹寧輕咳一聲。

“你也是個不省心的!”燕王妃見瘦了一圈風澹寧,立刻又哭了起來。

一隻小手扯了扯燕王妃的裙子:“來來,不哭。”

燕王妃低頭一瞧,頓時破涕為笑。

她鬆開風為歡,蹲下shen子去抱小傢夥:“好,奶奶不哭,還是我們家羽兒最貼心了,以後奶奶就隻疼你一個,再不管你那冇良心的小舅和小姑。”

風為歡這才注意到小人兒:“這是小羽嗎?長這麼高了。”

她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小傢夥白嫩的小臉蛋:“長得真好看,眉毛、眼睛像大哥,鼻子和嘴像魏姐姐。”

小傢夥顯然不滿意被陌生人戳,小臉一扭,轉過頭去。

看得風為歡忍俊不禁:“喲,還有小脾氣呢!這個隨大哥。”

越瞧小傢夥越覺得可愛,風為歡禁不住又去逗他:“小羽,叫聲姑姑聽聽,姑姑給你吃糖糖……母妃,他能吃糖嗎?”

“小孩少吃甜食,吃多了就不好好吃飯了。”

燕王妃非常順其自然地轉了話頭:“你喜歡小孩子,那就趕緊嫁人,生一窩子自己玩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