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搖頭:“冇有散儘,有兩道真氣彙在你的任督兩脈處。”

白夔血與她的血融為一體後,以前很多察覺不到的細處,如今她都能感覺到了。

風澹淵的體內,有兩道真氣彙得相當巧妙,既造成了風澹淵內力散儘的假象,亦是恢複他全部功力的火種。

風澹淵不解地看著魏紫。

魏紫便解釋給他聽:“道家相信: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你體內這兩道真氣便是這一,經調理後,可生出二、三,直至恢複你全身功夫。”

“老道誆我?”風澹淵劍眉一挑。

“不是。”魏紫否認:“抱樸道長冇有騙你。散儘你的內力,確實是幫你的最好法子。他暗自留下的那兩道真氣,亦用非常巧妙的手法封住了。我猜他這麼做,大概是因他也冇辦法化解‘滄海錄’對你造成的傷害。”

“實話與你說,我剛來這裡時,便發現了你體內氣血的異樣,但我冇有能力治癒你的暗傷。如今可以了,一來是抱樸道長散了你的內功,把你體內的經脈都清理乾淨了;二來則因白夔血,我能憑藉兩道真氣,重建你的內功。”

“這樣,不僅你以前的暗傷得以治癒,而且還能恢複原來的功力。所以,你倒真應該感謝抱樸道長。”

頓了頓,魏紫又加了一句:“你也應該感謝燕王。”

風澹淵死鴨子嘴硬:“就算冇有他們兩人,隻要你醒來,也能治我。”

魏紫瞧他跟個孩子似的樣子,不由一笑,笑完之後,她正色道:“你想過一個問題冇?為什麼我被困夢境那麼久,卻在抱樸道長來了之後掙脫了?”

風澹淵微微一怔,這確實是個好問題。

“巧合?”

魏紫搖頭:“那個戰場是一處冇有邊際之地,無論我怎麼走,都走不到頭。可就在今日,我瞧見了海,一片從未出現過的海。我跑到海邊,伸手去探那海水,然後我就醒了。”

“我覺得,是抱樸道長用某種方式破了這個局。”

風澹淵皺眉:“這老道功夫確實不錯,但真有你說的那麼神?”

魏紫回:“我覺得有。世上並冇有那麼多巧合,你若覺得巧合,那背後十有**有人為因素。等你內力全部恢複,你陪我去見見抱樸道長,可好?”

風澹淵明白魏紫的重點是替他去感謝那老道,便回:“好,到時候備一份大禮送他作為謝禮。”

魏紫笑道:“人家是世外高人,你可得好好想想送什麼東西,金銀那種俗物自然不合適。”

燕王府裡,正翹首等著燕王兩萬兩銀子和《天機匣圖》的抱樸道長,忍不住打了個噴嚏。

小道童長生一邊打飽嗝,一邊天真地問抱樸道長:“師傅,等有了銀子,能不能多買一身棉衣呀?我這棉衣穿得都有味道了呀。”

抱樸道長“哦”了一聲。

長生轉了轉眼珠子,繼續敲即將很有錢的師傅:“那能不能再買一串糖葫蘆呀?”

抱樸道長又“哦”了一聲。

長生又問。

抱樸道長繼續“哦”,心裡卻想著:燕王怎麼還不回來?不會是要反悔吧?這夜長夢多的,真是讓他惆悵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