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心住下來的魏紫,開始專心幫風澹淵恢複內力。

因著從太醫院“順”出來的兩馬車藥材,加上魏紫出神入化的施針技術,風澹淵恢複得極快。

體內真氣宛如種子一般,迅速抽芽、長出枝乾,一日日茁壯。

不僅如此,八重“滄海錄”經此一番洗滌,愈發精純,過往不受控製跡象蕩然無存,渾然與風澹淵融為一體。

抱樸道長曾說:重新修煉最多隻能達到原來的一半功力。

但風澹淵是重建真氣,並非重新修煉。故而不到半個月,便已全然恢複。

那日,大雪紛飛,魏紫替風澹淵施完最後一次針。

風澹淵讓真氣在體內運轉了幾圈,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魏紫見他若有所思樣,開口相問:“怎麼了?”

風澹淵回她:“不確定,我先試試。”

他著一身單薄外衣,打開門,見漫天雪花迎風盤旋而落,心念倏然一動。

他取了長劍,於風雪之中揮出一劍。

周圍的雪還在落,可長劍揮過處,卻好似出現了一個透明的結界,上麵的雪被隔絕在外,下麵的雪放慢了速度,緩緩墜落。

一直到下麵的雪全部落完,結界才似乎消失,上麵的雪繼續往下落。

目睹了全過程的魏紫瞠目結舌:很顯然,這已經超出了武俠的範疇,進階成仙俠了!

“這……”

她指指風澹淵的劍,又指指風澹淵,卻不知道問什麼好。

風澹淵嘴角彎彎,笑得神采飛揚:“原來這就是‘滄海錄’第九層。”

“天人合一境界?”魏紫想起抱樸道長所言。

“聽老道士瞎扯。若按他所言,這世上就冇有人能練成九層‘滄海錄’,什麼不爭?人活世間,就有七情六慾,若真能捨棄這些,哪還能再稱之為人?”

風澹淵一臉不屑:“羽化登仙,更是扯淡,練個‘滄海錄’就能成仙了?這麼容易啊!”

“那這第九層到底是怎樣的?”魏紫覺得風澹淵此言有理。

人終究是從動物進化而來,不可能完全去掉動物性。

“‘滄海錄’第九層,如果我冇有猜錯,便是將原先所練全部捨棄,重新洗滌經脈,再如你所做的,讓藏於暗處的內力慢慢滋長。”

“要練成第九層,有好幾個關鍵之處。首先,得練到第八層;其次,化功亦是技巧,不能真化乾淨,但又得騙過身體的反應;再者,洗經脈,若非像你這樣醫術出神入化之人,一般大夫根本做不到。”

“所以啊,要練這成第九層,不容易的。”

魏紫點點頭,又道:“你漏了最關鍵的一點:狠得下心舍八層功力,我猜十個練武之人,十個都不會願意。你呢——”

她輕笑一聲:“純屬變-tai。”

風澹淵覷了她一眼:“功夫再好,也得有命,我惜命。”

“是是是,您啊,看得最通透。”

魏紫笑著打趣他,又道:“如今你身體無恙,我也算了了一樁心事。閉關半月,也不知道外麵如何,帝都鼠疫控製得怎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