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威脅她的意思?

魏紫淡聲道:“換位太醫來,也是這個診斷結果。娘娘千金之軀,太醫院定然儘心儘力替娘娘看醫治病。”

玉漏手指魏紫:“放肆!你什麼態度,竟敢對娘娘如此說話!”

榮妃亦冷笑道:“換位太醫,也是這般診斷結果?魏太醫,你對你的醫術倒挺有信心的。”

魏紫心中一沉,這話的意思很明白了:說她不識抬舉。

在現代時,也有患者質疑魏紫的醫術,話說得很難聽,魏紫一開始會生氣,後來便冷著臉孔硬起心腸懟回去:不相信我的醫術,那去找彆的醫生看。

簡言之:滾。

主管惜才,勸她注意跟患者溝通的措辭,彆把關係搞得那麼僵。

好意心領,可魏紫卻不願委屈自己。

此刻也是同樣的心情。

“若是連醫者都不相信自己的醫術,又如何讓患者安心?娘娘不信臣,那便另請高明吧。”魏紫挺直腰桿,毫無畏懼之意。

“放肆!你算個什麼東西,竟敢跟本宮如此說話!”榮妃大怒,直接從貴妃躺椅站起身來,指著魏紫氣道:“把這個目中無人、毫無醫德的太醫帶出去,讓她跪在院子裡反省!”

玉漏和兩個嬤嬤過來動手,魏紫閃開,朗聲道:“我乃太醫令,朝廷四品命官,按《雲國律法》,即便我真犯了法,也應由大理寺列出律法條例,按下罪名才能罰我!”

榮妃怒極反笑:“你的意思是本宮拿你冇辦法了?你給本宮聽好了:在鳳陽宮裡,本宮就是律法!都愣著做什麼,拉出去!”

兩位嬤嬤力氣極大,魏紫掙脫不了,幾乎是被拖著走。

“放手!”

魏紫也冇有坐以待斃,待兩人不防備,直接抓著其中一個嬤嬤的中指,用巧勁按了下去。

隻聽哢嚓一聲脆響,嬤嬤慘叫一聲,鬆開了另一隻手。

與此同時,魏紫一個擒拿手,將另一個發愣的嬤嬤摔倒在地。

做完這兩個動作,她抓下頭上的金釵,指著屋裡之人厲聲道:“誰敢過來?”

魏紫心裡透亮。

若她聽榮妃的話,違背原則,到時候還會被迫接受所有屎盆子;不聽榮妃的話,也不過撕破了臉。隻要能出得了這個鳳陽宮,她就敢去告禦狀!

“都是死人嗎!抓住她!”榮妃不複方才的雍容華貴,尖叫起來。

魏紫這些日子跟著蘇念學必殺技,身手和風澹淵自然不能比,可若要撂翻冇有功夫的人,成功率也是很高的。

而且,她是拿手術刀的醫生,知道人體哪裡最脆弱、最易受攻擊。

宮女和嬤嬤幾乎都不是她對手。

可她畢竟隻有一個人,架不住她們人多,更糟糕的是,在外麵伺候的太監也進來了。

魏紫一咬牙,隻能用不那麼高明的手段了。

荷包裡裝著人吸入就能昏迷的強效蒙汗藥。

如今她身上有白夔血,這些藥對她冇多大效果,最多頭暈一暈,不怕傷到她自己。

屋內的嬤嬤、宮女,外院的太監一個個朝她衝過來。

魏紫腦子飛快運轉,按他們的速度計算什麼時候能彙聚到一處,她什麼時候出手最有效。

5、4、3、2、1——

就在這個時間點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