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一抬頭,見一桌子的人都盯著她,鴉雀無聲,頓時也愣了。

燕王妃吃驚地說:“羽兒不吃菠菜的。”

據說不吃菠菜的小傢夥,手指菠菜:“小菠菜,不哭啦,還吃。”

奶聲奶氣的話,惹得風老夫人心都要化了:“好好好,羽兒喜歡小菠菜,那把小菠菜都吃光光好不好?”

“吃。”小傢夥霸氣地點頭。

魏紫趕緊將菠菜喂進他的嘴裡。

燕王妃笑道:“還是你有辦法。”

心下卻暗自生疑:魏紫也冇帶過幾天孩子,怎麼如此老道?

且她最初見的魏紫,就是一個怯生生的小姑娘,可這兩次接觸,魏紫沉穩又大氣,跟換了個人似的。

不過這些,她也隻能放肚子裡想想,絕對不能說出口的。

魏紫的麵前,出現了一碗羹。風澹淵說:“喂得差不多了,帶下去讓下人管,你吃飯。”

原本在啃菠菜的小傢夥,也不知怎的,似乎聽明白了風澹淵的話,圓溜溜的雙瞳看著魏紫,脆生生地說道:“孃親,喂。”

魏紫一愣,原來小傢夥是記得她的。

“好啊。”魏紫心底發軟,笑著夾了一小筷芹菜:“那我們吃小芹菜。”

風澹淵略帶威脅之意地看了小傢夥一眼:怎麼,跟他爭寵?

小傢夥剛好看到了這一眼,嘴裡咬著芹菜,懵了幾秒,嘴一癟就要哭。

魏紫順著小傢夥的目光偏頭,頗為無語,又不好在人麵前說風澹淵,隻能安撫小傢夥:“不哭不哭,我們繼續吃飯飯。”

小傢夥看著風澹淵,含著一嘴的芹菜,委屈地告狀:“壞人……”

風澹淵:“……”這麼小就懂得告黑狀?

“咳咳——”燕王被噎著了,趕緊讓人拿水來壓一壓,心裡卻無比之爽。

嗬嗬,真是天道好輪迴,蒼天饒過誰!

他冇白疼風嘉羽這小子。

說得對:壞人!

風老夫人一見小曾孫要哭,直接把火力對準了風澹淵:“你嚇唬小孩子做什麼?這麼大的人了,跟個小孩子一般見識!”

轉頭軟了語氣安慰小曾孫:“羽兒不哭,曾祖母批評你那不懂事的爹了。”

風澹淵:“……”這飯是不能吃了不是?

他站起身來,對魏紫道:“你吃飯,我來喂。”

頓時,屋子裡又一次安靜得鴉雀無聲,連空氣都凝結了。

風澹寧筷子上的丸子掉在桌上,骨碌碌滾了幾圈,在盤子邊停下。

風為歡眨了眨眼睛,以為自己的聽力出現了問題。

燕王則盯著風澹淵的臉使勁看,懷疑這兒子是真是假。

唯有風老夫人、燕王妃和魏紫正常。

燕王妃有些擔心風澹淵不懂照顧小孩。

風老夫人倒挺高興,這有了孩子的男人,果然不一樣,知道疼媳婦,也明白要照顧孩子了。

魏紫比較直接:“你會喂?”

風澹淵睨她一眼:“冇吃過豬肉,還冇見過豬跑?”

魏紫無語,給你兒子餵飯是看豬跑嗎?

她倒也想看看,他怎麼個餵飯,便站起身來,移了一個位子,將小傢夥身邊的座位讓給了風澹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