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郭嬤嬤吩咐丫鬟小廝搬來了兩大箱的書。

“都是我多年的珍藏啊!”風老夫人捋起袖子開始精挑細選。

“《霸道王爺愛上我》,這本王爺和異域公主的生死絕戀寫得極好!就是王爺的性子不好,‘霸道’聽起來很威風,但兩人相處,講究的是相互尊重,男子太強勢也不成。”

風老夫人將書丟到一邊,又拿了一本。

“《夫君太美貌》,哎呦書裡的狀元郎又有才又溫柔,長得還傾國傾城,他和將軍女兒的甜蜜愛戀啊,看得我心肝兒都冒泡泡……這本好!淵兒最拿得出手的也就一張臉了,跟狀元郎好好學學溫柔去!”

“《富家少爺的掌心寵》,這本也好!‘如果你想要,我將這天下的銀子都賺來送你’!我太喜歡書裡的莫梵了,男子啊,就該將心愛的女子放在掌心好好嬌寵!”

……

不知不覺已經壘了高高的一疊。

箱子裡還有幾個小盒子,風老夫人一時想不起裡麵放的是什麼,便讓郭嬤嬤打開。

拿出裡麵的書,郭嬤嬤的表情很古怪。

風老夫人一瞧,《夜夜承(cheng)歡》、《服了合(he)歡散之後》……

她趕緊將書奪過放回小盒子裡,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說:“《夜(cheng)夜承歡》講的是花魁和七位男子的情感糾葛;《服了合(he)歡散之後》是講中毒後怎麼解的……你彆多想啊!”

郭嬤嬤抬頭望天,她不多想纔怪。

風老夫人咬咬牙:“好吧,確實有一些少兒不宜的描寫……但作者的文筆極妙!”

頓了頓,她又問:“你說淵兒,會不會不懂那些事?”

郭嬤嬤反問:“不應該吧?”大世子和魏三小姐都有過親密關係了。

風老夫人托腮:“他南征北戰這麼多年,一起混的都是男子,花花世界裡的男歡女愛,怕還真不知道。你想,他要知道,能單身到現在?”

咬咬牙下了決心:“把這兩本書也給送去!”

郭嬤嬤建議:“要不直接送春宮圖?”

風老夫人擺手:“不成不成,那種東西冷冰冰看他作甚?這男女之間的互動,得有情有愛,方能真正的水乳交融,風月常新。”

*

一疊書被裝在小箱子裡,由郭嬤嬤親自送去了風澹淵的住處。

“老夫人說,裡麵的書,希望大世子您仔細研讀。”郭嬤嬤隻是傳話筒。

“看書?祖母什麼意思,難不成還讓我考狀元?”

家中祖母的想法向來清奇,經常有驚人之舉,風澹淵是瞭解的。

“老夫人冇這個意思,就是覺得這些書對大世子您有用。”

“知道了,我會看的。”

郭嬤嬤前腳剛走,暫住隔壁院落的魏紫後腳就來了。

“大世子,能否帶我去見見風老夫人?”解鈴還須繫鈴人,魏紫還是想再和風老夫人談談。

“急什麼?”風澹淵掃了她一眼。

魏紫無語,這是他家他當然不急,她一個外人大過年的待在這裡很尷尬的好不好?

“去,把盒子裡的書念給我聽。”

吃完飯有些犯困,風澹淵靠在長椅上,準備小眯一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