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直忙到深夜,今日的檢測算是結束了。

魏紫估算了下,按這個速度,大概還需四天才能完成這一輪檢測。

如今人手勉強夠了,試劑量成了最大問題。

一切與鼠疫相關的醫藥,風澹淵直接撥了軍隊,三班倒不停歇製作,保證隻要魏紫給出配方,將士們就能做出來。

隻是,菌株培養需要時間,故而從整體看還是緊缺的。

可這事也隻能這樣了,在純靠人力的古代,能做到這一步,魏紫已經無法再強求過多。

劉大人本是要先走的,見魏紫一直忙著,他也不好意思提這茬。

故而一同留到半夜,也糾結到半夜。

終於,他狠下心來,做了決定:“魏太醫,我家裡還有些餘糧,明日就讓人送來,雖說杯水車薪,但好歹能讓百姓的粥濃稠一些。”

魏紫微微一怔,隨即微笑道:“劉大人家中的糧都是留著過年的,您把糧食給了百姓,那家裡的人吃什麼?不必的。”

劉大人忍不住問:“那您許諾的糧食,又從何而來?”

魏紫也不瞞他:“世子去前線了,他莊子裡收來的糧放著也放著,先緊著幫百姓過這一關吧。”

“世子?風帥?”劉大人感慨一聲:“世子這一片體恤百姓之心,實在讓人敬佩。”

心下卻覺得哪個地方怪怪的,一時卻又說不出來。

*

次日,風青將幾車糧食運來後,城南百姓激動得跟什麼似的。

魏紫看得心酸。

她很清楚,人太多了,這些糧食隻能管幾頓溫飽罷了。

蘇念在一邊勸她:“魏小姐,你做得已經很好很好了。”

魏紫目光不由朝城北望去,淡聲道:“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。我明白,但不認同。”

晌午時候,風澹寧來了,身後跟著一排馬車。

“這是……”魏紫剛停下來,正準備吃飯。

“糧食,棉衣,能頂個幾日了。你且安心,這隻是第一批,接下來還有第二批、第三批!”風澹寧神采飛揚,笑容燦爛。

“怎麼弄到的?”魏紫吃驚,從昨日跟他提這事,這才一日的時間呢!

“找商會的人買的呀!我跟他們有生意往來,他們的老底我很清楚。”

所以,要在他麵前哭著說自己冇糧冇衣冇這個冇那個,他糊他一臉!

他好歹也是燕王府的三郡王,平日裡低調歸低調,可身份擺在那裡,總能唬人給他幾分薄麵的。

當然,最重要的是他用高於市場價的三到五成采買,商人重利,能不賣嗎?

不過這件事就不跟魏紫提了。

魏紫讚許道:“找你果然冇找錯。”

風澹寧餘光瞥見桌上的食物,頓時冇了笑臉:“你怎麼吃這個?”

兩碗陽春麪,兩碟菜,看著就心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