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次日,魏紫依約去給風老夫人“複診”。

“複診”自然是藉口,她幫風老夫人看病是醫者仁心,可也不會忘了待在燕王府的原因:她是來退婚的。

如果說不通,那下下策就是偷了婚書毀掉。

冇有白紙黑字,“理”自然就站在她這邊了。

所以,她特地找了風老夫人出去遛彎消食的時辰,去了“瑞福堂”。

身為超級學霸,魏紫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,昨日一趟,足以讓她將“瑞福堂”的大路小路記得清楚。

藉著上廁所,她避開人,迅速進了風老夫人的臥室,按著她對古人放東西的瞭解,一個個抽屜地去找婚書。

剛翻了一半,屋外突然傳來風老夫人爽朗的笑聲。

魏紫心中一緊,迅速閃身到了與臥室相連的書房——這也是她想好的退路,書房一側有扇較為隱秘的窗戶,可以翻出去,屆時她就說上廁所迷了路就好。

可誰知,她剛要爬窗出去,不期然腳下卻被什麼東西一絆,要不是她反應快,鐵定摔個狗吃屎了。

“哎呦!”

魏紫錯愕地看到躲在窗邊的少年,很明顯,這人跟她的想法是一樣的:正準備跳窗逃跑。

“要不,你先走?”看他的穿著打扮,魏紫肯定他是王府裡的人,低聲建議。

少年抬頭,明亮的眼睛眨了眨,客氣道:“女子優先,小姐先請。”

時間緊迫,魏紫也就不推脫了:“好,多謝!”

她迅速算了下距離,藉著前世攀岩的經驗,爬上了窗台。

雙腳正要往外放,突然,她身後的少年扯著嗓子大叫起來:“抓小偷啊!來人哪!快來抓小偷啊!”

我槽!魏紫感覺一道晴天霹靂炸自己身上。

混蛋!賊喊捉賊啊!

她這標準的爬窗逃跑的姿勢,任誰見了,她都是妥妥的小偷形象!

騙她先走,再喊人捉賊,把自己洗白。這小子,這招夠損的!

不給他後麵的機會,魏紫愣了兩秒後,立刻準備跳窗。誰知少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:“小偷,不準跑!”

你才小偷!你全家都是小偷!魏紫狠狠瞪著少年。

“小偷在哪裡?好大的膽子啊!”風老夫人風風火火地趕過來。

“她是小偷!祖母,她來您房裡偷東西!”少年義正言辭地用另一隻手指著魏紫,嚴厲譴責。

風老夫人一瞧:“哦,魏三小姐啊……”

原來這臭小子是風家三世子風澹寧,原主未曾見過,她自然也就不識。

魏紫鎮定地朝風老夫人慚愧一笑,說道:“今日來給老夫人複診,可老夫人這裡的屋子瞧著都差不多,一不小心就走錯了房間。”

“原本是應該快些出來的,可見到這一屋子的書,我這腳便挪不開了,又瞧見窗戶外長著幾株不錯的草藥,瞧著左右也無人,便想偷懶經窗下去采,誰知卻被三世子扯住了……”

她低頭瞧著風澹寧的手:“三世子,男女授受不親。”

風老夫人咳嗽了一聲,風澹寧便鬆了手。

魏紫裝著滿臉歉意:“三世子,叨擾了您在此處看書,民女向您告罪。”

反咬一口是吧?她也會!

就他鬼鬼祟祟的樣子,肯定在做見不得人的事。

風老夫人狐疑的目光果然落在了風澹寧身上:“寧兒,你來我這屋做什麼?”

看書?她家的大世子和三世子,一個熱衷打仗,一個沉迷經商,跟“看書”從來冇有任何緣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