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正捏著糕點要吃,如今這糕點是塞不進嘴了。

風澹寧見魏紫不吭聲,一咬牙,道:“要不四六分,你六,我四!”

啊?魏紫越發詫異了。

“實在不行,三七分,你七,我三!”

風澹淵看不下去了:“你直接把酒樓生意送給她,不是更顯誠意?”

他也就隨口一說,誰知風澹寧倒考慮起來:“也未嘗不可……我可以跟魏三小姐學很多東西……”

風澹淵直接翻白眼:“那你這個學費也著實太高了些。”

這種傻弟弟,他能不認嗎?

魏紫看看風澹淵,又看看風澹寧。一個老謀深算,一個心無城府,這真是兩兄弟嗎?

她放下糕點,對風澹寧道:“恕我多問一句,三世子為何要經商?又為何要做吃食生意?”

風澹寧回:“人活一世,總得有樁事要做。打仗,我冇大哥的身手,也冇大哥的魄力,不適合我;從政,我不喜歡啊;從小到大,我就喜歡做生意,那就做我喜歡的事。”

“至於做吃食生意,‘民以食為天’,人人都要吃飯,這門生意一定可以做出名堂來!”

很樸素的想法,倒讓魏紫對風澹寧的好感又多了一層。

這世上,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並不多。風澹寧十七八歲的年紀,又是這樣的身份,已經想明白了,十分難得。

至於做吃食,他說得也不錯,尋常百姓人家,開門七件事,柴米油鹽醬醋茶,“吃”是剛需,這個生意值得做。

微微一笑,魏紫道:“我願和三世子一起做這酒樓的生意。”

“至於分成,三七。”

風澹寧很是高興:“成交!”

風澹淵無語,他家的傻弟弟實在不是做生意的料,就被他的女人吃得死死吧。

魏紫笑著解釋:“三七分,三世子您七,我三。”

風澹寧微微一怔。

風澹淵也頗為意外。

魏紫說:“我隻是出個主意,如何把菜做出來、又如何將客人招攬進來,都得辛苦三世子。我拿三成的利潤,已算高了。再者,我想做的也不是吃食生意。”

風澹寧不由地問:“那魏三小姐想做什麼生意?”

魏紫回:“醫館。”她要在這雲朝建成最大的連鎖醫館,攻克她在現代遇到的醫學難題。

正如風澹寧所言,人活一世,總得有樁事要做。而這,就是她在這個世界想要做的事。

風澹寧笑道:“魏三小姐想做的生意,可比我開酒樓有意義多了。屆時如果要找合夥人,我排第一個,魏三小姐記得先考慮我哦。”

魏紫亦笑:“如有三世子相助,那自是再好不過!”

風澹淵胸口又是一團悶氣:為什麼不找他?他也能幫她的啊!

魏紫也冇心思吃糕點了,指著一廚房的食材說:“那第一筆生意,我們先把這些食材賣出去。”

風澹寧躍躍欲試:“怎麼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