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一笑:“剛剛做了兩道菜,我把剩下的八道菜做完。勞駕將這裡的廚師都請來,辛苦他們記下菜的做法。”

風澹寧以為自己聽錯了:“什麼?”

魏紫不解:“有問題嗎?”

被晾在一邊當背景的風澹淵忍不住刷存在感:“難道你不知道菜譜很值錢嗎?”

魏紫一心專研醫術,倒還真不知道:“多值錢?”

風澹寧用力點頭:“上個月‘瀚海樓’收了一道菜的菜譜,這個數。”

他用手指比了個“二”字。

“二百兩?”魏紫驚訝,早知道菜譜這麼值錢,那她就去賣菜譜掙錢了!

風澹淵涼聲更正:“兩千兩。”

魏紫瞠目結舌。

她在魏家折騰那一番,如今也不過拿回兩千兩啊!

“所以你這十道菜如果真能賣得好,光菜譜就值兩萬兩。”風澹淵迅速給她算了筆賬。

魏紫以前是“視金錢為糞土”的,可如今的她一貧如洗,這六個字啊……去他媽的吧!

“既然知道行情了,後悔也來得及。”風澹淵好心提醒,完全冇考慮這麼一來,他那倒黴弟弟又要虧錢了。

魏紫這才明白,為什麼剛剛風澹寧能那麼爽快地給她高分成,原來在吃食這個行業,創意就是如此值錢!

不過啊——

魏紫還是搖搖頭:“做生意最重要的是‘誠’與‘信’兩字,一時得失不足為道,但若要走得長遠,這兩字不能丟。既然已經說了要將第一筆生意做好,那我必須教會‘一品鮮’的廚師做這十道菜。”

這話說得有些違心,畢竟兩萬兩白花花的銀子呢!

可是,她不後悔。一來是為本心,二來也是相信憑這十道菜和接下來的創意,她不相信掙不回來這兩萬兩銀子!

風澹淵看著她,桃花眼中眸色深深,說出來的話卻依然不怎麼悅耳:“你倒是挺大方的。”

風澹寧十分激動:“說得好!魏三小姐,你這個朋友,我交了!”

風澹淵斜睇他,冇大冇小,什麼朋友?他的女人,他該叫“大嫂”!

魏紫笑了笑,捋起袖子:“那就先做菜吧。”

十道菜,三道適合孩子,三道適合孩子父母,還有三道適合老人,剩下一道就是大菜。

適合孩子的:除了已經做“魚躍龍門”,還有“天官賜福”、“歲歲平安”。

適合父母的:“龍鳳呈祥”、“五穀豐登”、“財源廣進”。

適合老人的:除了“福壽安康”,另外兩道是“鬆鶴長春”、“子孫繞膝”。

大菜:閤家歡。

“賣年夜飯?”風澹淵有些明白了,但有問題。

“年夜飯都在家裡吃,除夕酒樓不營業。”風澹寧道出了疑惑。

魏紫回:“現在離除夕還有三日,這裡的蔬菜三日後也不新鮮了。所以,要在三日內賣完。”

“等會——”風澹寧問:“三天包括今日吧?今日已經過去大半了,那就隻有兩日了。”

兩日時間,有點緊啊……

魏紫點頭:“嗯。所以接下來我們要爭分奪秒,師傅們今日務必把菜的做法記熟了。”

她解下圍裙,找了筆墨紙硯,又將菜的做法都寫了一遍:“四組菜,每位師傅各選一組,請三世子分工。明日一早,我來看看師傅們的掌握情況。”

“此外,還有幾件事要做。”-